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架空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厂花情缘 狌奴军团 国色天香 卻望红杏 一屋二夫 夺媳战争 假面人生 沨流教师 战败为奴 情栬故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流氓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奶 霸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6  时间:2019/11/25  字数:15287 
上一章   ‮刀把一上头字色 章 一 第‬    下一章 ( → )
  “去年今此门中,人面桃花映相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诗是“失恋郎”崔浩之心声,京城之西山枫红也为诗而闻名国内,不少人因而前来西山旧址观光。

  西山乃是京城八大盛景之一,它以枫红及桃花闻名,一向是赴北方之游客必须游览及畅情之场所。

  不过,西山之大小庄院却非一般市井小民或游客所能徘徊或居住,因为,庄内之人皆是达官权贵及富者。

  中秋时节,西山之枫叶红似火,将西山织成一片盛景,多少的游客因为逗留西山赏枫而不愿意返乡。

  位于西山半山之“鹤庄”自上午辰初起,便有一批批少女搭轿入内及离去,此时已近午时,正有六顶轿在门前送走少女。

  突听大厅内传出平和的声音道:“就只有这些姑娘吗?”

  “尚有三十名八大胡同的姑娘,小的不敢污扰尊目。”

  “无妨,只要是处子即可。”

  “是,小的立即派人召来她们。”

  “未时再办,先用膳吧!”

  “是,请移驾枫厅。”

  人影走动之中,一位英中年人已经陪侍一位慈颜白袍老者步入一间幽雅的餐厅之中哩!

  二人一入座,一名青年已带二名侍女送入酒菜。

  中年人召来青年,立即低声吩咐着。

  不久,青年应句是,便迅速离庄。

  中年人便陪老者用膳。

  膳后,老者啜口香茗道:“你混得不错嘛!”

  “全仗您者栽培。”

  老者含笑抚须道:“今之事不会影响你吧?”

  “不会,荣幸之至!”

  “很好,最近有联络过飞鹰否?”

  “有,他曾于本月初三来见过小的。”

  “北神捕南飞鹰皆出自吾手下,很好!很好!”“谢谢您老栽培。”

  老者含笑道:“听说提督府借调你,是吗?”

  “是的,不过,小的已经予以推辞。”

  “不觉得可惜吗?”

  “小的该为您老尽些心力。”

  “很好!很好!”说着,他已含笑起身。

  中年人立即起身道:“请您者先返房歇息吧!”

  老者含笑颔首,立即离去。

  他一入房,立即上榻运功。

  中年人则吩咐下人之后,立即离庄。

  午未时分,中年人一返庄,便见老者在大厅品茗,他立即上前拱手低声道:“三十名美女即刻抵达,请您老放心。”

  “很好,坐!”

  中年人立即陪坐右侧。

  一阵蹄声之后,一群绝少女既好奇又欣喜的下车张望,立见门前青年吩咐道:“并列入内,别喧哗!”少女们立即结伴列队。

  不久,青年已带她们入厅道:“快参见白老及骆大人!”

  少女们立即裣衽行礼道:“参见白老,参见骆大人!”

  老者含笑瞥视诸女,他的目光倏地停住一名白衣少女身上,他的双目倏亮,嘴角立即浮出笑丝。

  中午人见状,不由心中暗喜!

  他立即道:“免礼,坐!”

  青年招呼少女入座之后,立即道:“你们知道为何来此吧?”

  “知道!”

  “你们依序报名再走到…”

  立见老者道:“稍候!”

  青年人立即止声注视老者。

  老者含笑注视白衣少女道:“吾择一女作伴,吾不会亏待她。”

  说着,他便望向中年人。

  中年人含笑道:“按目前赎身行情,理该不会超逾万两银子,白老头以一万两银子为此女赎身,另赠一万两银子给家属。”

  少女们神色一喜,立即摆出媚笑。

  老者一见白衣少女的笑容,立即暗喜道:“好一位尤物,很好!”他立即指向白衣少女道:“你先来!”

  白衣少女忍住欣喜的起身道:“小瑶恭请白老指示。”

  “唱一曲吧!”

  “遵命!小瑶献丑‘游月殿’。”

  屏风后面立即传出丝弦乐声。

  小瑶莲步轻迈,踏着乐声冉冉步向厅中。

  不久,她踏着乐章,边舞边唱道:“月坡堤上四徘徊,北有中天百尺台;万物已随秋气改,一尊聊为晚凉开。”

  “水心云影闲相照,林下泉声静自来;世事无端何足计,但逢佳节约重陪。”

  “陪”音袅袅,她已裣衽含笑行礼。

  老者含笑道:“便是你。”

  中年人道句:“恭贺您老!”

  立即起身。

  只见他取出一叠银票,便交给青年。

  青年一接过银票,立即道:“白老赏各位一百两银子。”

  出来透透气又领赏,其余诸女立即欣然道谢。

  青年各赠她们一张银票,便带她们上车离去。

  老者朝中年人道:“吾明启程。”

  中年人应句是,立即离去。

  老者含笑向小瑶道:“坐!”

  小瑶一直裣衽行礼迄今,此时乍闻言,立即应是入座。

  老者一见小瑶矜持的低头而坐,他立即道:“小瑶。”

  小瑶果真抬头道:“小婢在!”

  老者一见她那纯中带媚的脸孔,他立即笑道:“谈谈你自己吧!”

  小瑶立即含笑道:“小婢来自凤庄,七岁丧父,全仗家母抚育至十二岁,方才跟着钱大娘学习讨生活。”

  “小婢姓甄,名叫惠瑶,今年十八岁,稍谙诗、书、棋、琴、画,铭谢白老赎身,今后愿粉身碎骨报效白老。”

  老者含笑忖道:“甄惠瑶,好名字,她那儿又圆又,不但‘会摇’,而且会多子多孙哩!”

  他立即含笑道:“府上位于白石山下吗?”

  甄惠瑶双目一亮,道:“正是,白老去过吗?”

  老者忖道:“好直子,很好!”他立即含笑点头道:“你记得白天台此人否?”

  “记得,白员外是凤大善人,先父逝世之后,他曾赏赐一口棺材,小婢似乎和姓白之人颇有缘。”

  “呵呵!白天台系吾远房侄儿。”

  “难怪白员外会是大善人,原来他受白老的熏陶呀!”

  “呵呵!好甜的嘴。”

  说至此,他故意一顿,存心试试她。

  她果真张口言,却又知礼的立即打住,他不由暗喜道:“很好,吾不必担心今后会遭到她的暗算啦!”

  他立即愉快的笑道:“小瑶,你尚有何亲人?”

  “家母及吾弟,他们皆在故乡。”

  “她们皆做何事?”

  “家母在家为人刺绣,舍弟在家苦读博功名。”

  “你之下海,未改善家计吗?”

  “小婢昔年以一百两银子进入怡红阁,那一百两银子只够还债,因为,先父昔年伴着一笔镖丧身,家母必须陪赏。”

  说着,她立即匆匆低头。

  刹那间,她口气,立即抬头道:“谢谢白老照顾小婢。”

  “令尊名讳是…”

  “先父讳锋!”

  老者心中一震,忖道:“甄锋,子母剑甄锋,看来是飞鹰宰了他,吾竟会为其女赎身,天道果真循环不已乎!”

  他立即又含笑道:“令尊既已丧命,何须赔赏呢?”

  “那笔镖是当时的县太爷朱威献给西湖巡抚之寿礼,镖一失,镖局也垮,朱大人家母陪三百两银子。”

  “家母倾家产,尚不足八十两银子,便向白员外借贷,一直到小婢十二岁那年,寒舍已有九十一两银子之债。”

  说着,她的双目一,立即低下头。

  白老忖道:“吾先派人查证之后,再作决定吧!”

  他立即向厅口之青年传音道:“速赴凤查证,吾将赴凤。”

  青年轻轻点头,立即离庄。

  甄惠瑶抬头道:“抱歉,恕小婢失态。”

  “你是位孝女,很好!”“谢谢白老!”

  “你可有知心人?”

  “没有,小婢十二岁便入怡红阁,迄今尚是清倌。”

  “你在凤可有知己?”

  “没有,小婢在家之时,天天忙于家计,无暇接近外人。”

  “吾不希望你今后有所挂念。”

  “不会,小婢一定会全心效力。”

  “很好,来吧!”

  说着,他已含笑起身。

  不久,他已带她入房,他朝椅上一坐,立即道:“宽衣!”

  她毫不犹豫的立即宽衣解带。

  没多久,钟、蛇及蜂随着她那羞赧又职业化的挑逗宽衣动作,整个呈现在白老的眼前。

  白老注视那块茂盛的“黑森林”道:“来!”

  她立即含笑走到他的身前。

  他的右掌便轻轻抚那块“黑森林”道:“想过男人吗?”

  “想过。”

  “你料不到会跟吾吧?”

  “是的!小婢原本在明夜要接客。”

  “呵呵!吾福的。”

  “小婢有福气。”

  白老取出一张崭新的银票道:“骆大人将会为你赎身,这一万两银子了,你就交给令堂改善家计吧!”

  她微抖着双手接下银票道:“谢谢白老。”

  白老轻抚她的纤道:“你练过武?”

  “是的!先父在小婢三岁时,便吩咐小婢练功。”

  “令堂及令弟皆谙武吗?”

  “略谙一二!”

  “说实话,你可有合意的男人?”

  “真的没有!”

  “儿伴之中,可有喜爱的异?”

  她的神情立即一惘。

  他心中有数的含笑不语。

  “白老,小婢有一名邻居颇为谈得来,不过,只是谈得来而已。”

  “你想把贞献给他吗?”

  “不敢,小婢已是白老的人。”

  “吾不计较这些,吾要你真心的跟吾。”

  “小婢和他之情,尚不足献身。”

  “他叫什么?”

  “童智!”

  “同志?”

  “金童之童,智慧之智。”

  “谈谈他吧。”

  “十七年前,童智和其祖搬至白石山下之白燕湖畔筑屋而住,其祖辟园植花,而且专植‮花菊‬。”

  说至此,她的神色立即欣喜。

  白老忖道:“她一定很喜欢童智,好,吾就择定他。”

  白老立即道:“他们售花维生吗?”

  “不是,他们售‮花菊‬茶,润肺喉的。”

  “他们目前尚植花吗?”

  “小婢离乡之时,他们尚在植花,若无意外,他们尚在植花。”

  “童智谙武吗?”

  “不谙武,他每天要照顾五、六亩地的花圃,那有空练武呢?”

  “你练掌?还是练剑?”

  “小婢只是坐功,并未练过招式。”

  白老将右掌贴按在“妙处”口道:“能运功否?”

  “能!”

  立见她口气,他便发现妙处口有股微震,他立即忖道:“好资质!可惜童智不谙武,罢了,吾该喜出望外啦!”

  他立即收手道:“到椅上运功吧!”

  说着,他已取出一个小葫芦。

  他一拔,便飘出药香。

  他倒出三粒绿丸道:“服下吧!”

  “谢谢白老!”

  她服下药,立即在椅上盘妥腿。

  她的双踝微抵妙处口,稍遮青光的服药气运功。

  立见她那两座碗,倍添姿。

  白老注视不久,忖道:“妙极了!吾不虚此行矣!”

  他便返厅品茗等候着。

  没多久,骆驼带着一名妇人入厅,立见妇人春风满面的道:“谢谢白老,小瑶就交给白老啦!”

  “你果真有眼光,坐!”

  此妇乃是怡红阁主人钱大娘,当年,她乃是大胡同之红旦哩!

  立见她扭,媚态十足的入座。

  骆驼捧出字状道:“小瑶的卖身契在此!”

  “很好,坐!”

  “是!”白老望着钱大娘道:“你怎会物,小瑶呢?”

  “奴家祖籍凤,六年前,奴家返乡渡端节时,甄家售女,奴家一见小瑶堪调教,便带她返怡红阁。”

  “有眼光,难怪你会发财!”

  “铭谢白老赏赐!”

  “小事一件,吾希望小瑶在人们的记忆中消失。”

  “遵命,请将行李转小瑶。”

  她将包袱放在几上,立即起身。

  白老含笑道:“请!”

  她行过礼,立即欣然离去。

  骆驼立即低声道:“小瑶系甄锋之女。”

  “嗯!她方才已经提过,吾已吩咐青龙去查证,明将启程赴凤,你安排白虎护车及通知青龙查白燕湖畔之童智。”

  “是!”“童智陪其祖在湖畔植菊及售‮花菊‬茶,先查他是否谙武,再查生活行为,此外,得查其人品。”

  “是!”“这几天辛苦你啦!”

  “理该效劳。”

  “对了!朱威尚为官吧?”

  “是的!他尚在凤。”

  “唔!凤素来水患及兵患,他怎会一直留在该处呢?”

  “包娼包赌!”

  “好家伙,谁在为他干活?”

  “一批混混而已?”

  “榨些油水。”

  “是!”“下去吧!”

  骆驼立即行礼退去。

  白老瞧过卖身契,便含笑返房。

  他一入房,甄惠瑶立即来道:“铭谢白老再生大德。”

  白老递出卖身契道:“明早启程,吾陪你返乡。”

  “谢谢白老!”

  她一接过卖身契,便欣然瞧着。

  不久,她收下它,便行礼道:“小婢侍候白老吧!”

  “不急,返乡再议吧!”

  “是!”提起凤,大家便会想起花鼓,更会想起化子皇帝朱洪武,因为,他是凤,而且曾在皇觉寺出家哩!

  凤地处淮河畔,每逢大雨,便会闹水灾,加上它颇具战略价值,每逢世,便因为兵家相争而闹兵荒。

  凤人便被水荒及兵荒得民不聊生。

  不过,近二十年来,淮河乖乖的,天下又未见兵,凤人难得过了一段颇为平静的日子。

  淮河水灌溉之肥活土地为凤人带为丰收,一栋栋新屋及一家家的店面如雨后笋般出现啦!

  南北货亦大量的在凤接驳易着。

  凤人人皆映着笑容啦!

  最大的嬴家便是凤首富白天台,因为,他利用炒地皮使自己的财富翻了好几十番,他不知自己有多少财富啦!

  白天台今年才五十出头,二十五年前,他带着新婚夫人来凤定居之后,便以乐善好施博得“白大善人”美誉。

  没人知道他有多少财富,可是,只要有人开口或伸手乞钱或借钱,他一律有求必应及包君满意。

  由于凤以前常闹水灾,不少的田地及店面根本就荒废,白天台便在二十四年前全部购下它们。

  他率先推出“以工代赈”方式经营田地及店面。

  他更是不停的购买田地及店面。

  二十一年前的凤县,至少被他买走一大半啦!

  当时局安定又连年来未闹水灾之后,十五年前,他配合县太爷朱威大力推展观光及南北货易。

  官商一配合,加上白天台之财力及人力,凤的知名度似火箭般向上窜升着,人亦迅速的涌向凤啦!

  十年前起,凤已经成为南北货粮易巾心,商人及观光之人每至少有六万人前来报到啦!

  白天台的各家店面似金般不停的替他生金蛋啦!

  不少人在这些年中要购买白天台的店面,他一直婉拒着。

  十年前之中秋节,他宴请购店面之人,耳酒酣之际,他宣布出售店面,当场便掀起热烈的抢购

  这一回,他的三百五十一家店面为他带入巨财。

  他吃,县太爷喝汤。

  县太爷在吃了五万两分红之后,他全力配合白天台在河畔开辟店而,不出半年,河畔已出现八百余家店面。

  这些店面—开业,财源便滚滚向白天台。

  关洛地带之商人及关外的参商和皮货商见状,开始向白天台购地盖店面及仓库,在凤建立生意据点。

  白天台当初以价购入之土地,如今已成为一块块黄金地啦!

  就在甄惠瑶卖身到京城怡红阁不久,白天台已经将全部的土地及河畔店面出售完毕,专心的享福啦!

  一人得道,犬升天,白天台发财,凤人因为凤繁荣,他们不论务农或做工,每人皆显著的改善生活啦!

  白天台已成为凤人之神啦!

  这些年来,白天台一家人深居简出的住在白燕湖附近之白家庄中,可是,凤人仍然甚为尊敬他们。

  光凭白家庄方圆十里之内,凤人自动回避,便足证他们如何受,其他具体敬爱事宜亦毋需赘述。

  八月二十二上午巳初时分,一部部马车来到白家庄大门右前方,便自动停住,立见一位青年从容下车。

  青年走到大门前,便递出拜帖道:“在下见庄主,请通报。”

  门房是位清秀青年,他一瞥拜帖左下方之具名,立即含笑道:“请稍候!”

  说着,他已经转身入内。

  青年向后一转,便眺望空旷的庄前。

  不久,门房快步前来拱手道:“庄主有请!”

  青年淡然一笑,便跟入庄中。

  门房一直带青年到书房后,方始行礼退去。

  书房房门一开,白天台已经含笑出道:“久违啦!请!”

  青年道句:“请!”便含笑入内。

  桌上已经摆妥香茗,白天台一入座,立即道:“青龙,久违啦!”

  来人正是奉白老命令先行前来凤之青龙,立见他含笑道:“飞鹰,你干得有声有哩!”

  “主人英明,在下只是出面执行而已!”

  “客气矣!主人要你办二件事。”

  “请说!”

  “本城有甄惠瑶及童智二人否?”

  “甄惠瑶…这…”“她是本城人,六年前被卖到八大胡同怡红阁。”

  “嗯!我想起来了,她是甄锋之女吧?”

  “是的!主人已经收了她,请你查她的家世。”

  “没问题,主人来否?”

  “没来,童智的身世也可以弄到吧?”

  “可以,我会一并向主人报告他的近况。”

  “很好,朱威尚在本城吗?”

  “不错!”

  “哼!好大的胃口,主人要榨榨他。”

  “好呀!这家伙捞得太多了,不过,可否烦你出面?”

  “没问题!”

  “谢啦!可否赐知主人为何要探听童智?”

  “甄惠瑶喜欢童智吧!”

  “是!嗯!我明白啦!主人收她的人。”

  “不错!主人为了物她这种人,已经耗了一年八个月的时间,主人打算要完全拥有她。”

  “我明白,我马上派人办理此事,失陪。”

  “请!”

  白天台一走,青龙叹了一口气,便悠哉的品茗。

  没多久,白天台入内道:“有劳久候!”

  “客气矣!咱们研究如何榨朱威吧?”

  白天台含笑道:“很简单,这家伙包赌包娼之收入,全部以其子朱永信的名义存入银庄中。”

  “朱永信好之至,目前正和小桃红打得火热,今夜先寻得朱永信,朱威明天便会出银票。”

  青龙含笑道:“很好!”“主人榨多少?”

  “主人未作指示,不过,咱们别太客气,是吗?”

  “对!榨他五百万两银子吧!”

  “妈的!狗官如此‘海’呀?”

  “他至少有七百万两银子。”

  “妈的!六六大顺,咱们榨六百万两银子吧!”

  “好呀!”

  两人立即低声商议着。

  午时一到,两人便在书房用膳。

  膳后,青龙便直接去瞧童智及甄氏。

  他一离开白家庄,便悠哉赏景而去,没多久,他已经嗅到香味,他立即瞧道:“好醇的‮花菊‬香,好手艺!”

  不久,他已经瞧见一大片‮花菊‬圃,他瞧着整齐的花架及橙黄、肥硕的‮花菊‬,嘴角不由泛出笑容。

  倏听一阵“砰…”连响,接着便是“哎唷”的声音。

  又是一阵“砰…”连声,便见一批人坠落于地面上。

  一阵“哎唷”叫声之后,那批人慌乱的爬了起来。

  立见一名魁梧青年左手捂腹,右手指向门内道:“妈的…”

  “叭!”一声,一团泥巴已经飞入他的口中,其余之人骇得慌乱而逃。

  魁梧青年却“砰!”一声,仰摔落地。

  “咚!”一声,他的后脑撞上石块,当场见红。

  立听门内传出“把他抬走!”

  当场便有二人心虚的前来抬走槐梧青年。

  他们跑出不远之后,便又有一人骂道:“臭小子…”

  “咻!”一声,门内又飞出一团泥巴。

  那人见状,慌忙住口,转身奔去。

  却听“咻!”一声,一石子又由门内飞出。

  那粒石子迅速地追过泥巴,刹那间,它已经撞上方才出声音者之左胁,只听“哎唷!”一声,那人已向前扑去。

  “叭!”一声,那团泥巴已经撞上高翘的间。

  “砰!”一声,那人扑跪落地,当场鼻歪额破见血。

  “哎唷!疼死我啦!救命呀!”

  当场便有两人抬走他。

  这回,没人敢出声找罪受啦!

  不久,他们已经消失于远处。

  青龙一直站在远处瞧着,此时,他一见那批人已经逃去,他立即含笑从容的行向那两木门。

  他一进门口,便见一位布衫青年在门后注视他。

  青龙立即止步注视对方。

  立见青年拱手道:“兄台有何指教?”

  青龙含笑拱手道:“在下吴青龙,久仰贵圃盛名,眼福。”

  “!在下童智!请!”

  “请!”

  青龙一跟入左花圃,便含笑欣赏着一朵大‮花菊‬。

  童智立即含笑道:“它叫牡丹菊,系改良种。”

  “牡丹可以和菊配种吗?”

  “是的!其状更美,其味更甘醇,目前已经供不应求,方才那批人便是要来硬购牡丹菊茶而起冲突。”

  “小人难惹,你得小心!”

  “哼!他们若敢再来,我便不客气,吴兄台,您稍候,我去泡一壶牡丹菊茶供您品尝!”

  “别忙,我只是想眼福。”

  “别客气,咱们投缘的。”

  说着,他已经迳自离去。

  青龙瞧着童智的步伐忖道:“他的修为一定不俗,我得进一步了解他,以免碍了主人的事儿。”

  他立即专心瞧着附近的牡丹菊。

  没多久,童智已经端着茶盘前来,道:“请!”

  “请!”

  两人便席地而坐的品茗。

  青龙轻啜一口,道:“好!不系武夷之龙井!”

  “谢谢!此茗颇有宁神之效,请!”

  两人便愉快的品茗。

  半个时辰之后,远处已经传来步声,童智偏头由花架向外一瞧,立即道:“那批家伙搬人来啦!”

  青龙谈然一瞥道:“他们是本城之人吗?”

  “是的!他们是喜相逢之下人,喜相逢是娼馆,听说他们良为娼,所以,我的茶不供他们喝!”

  “你罩得了这些人吗?”

  “不成问题,你稍候。”

  说着,他伸足起身,便行向大门。

  他一走出大门,便听:“虎哥,就是他在皮!”

  一声冷哼之后,一名魁梧壮汉已经率二人前来。

  他们一停在童智身前一丈远处,立即一字排开,只听居中之人喝道:“我叫海虎,你是否听过吾之大名?”

  “听过,幸会!”

  “你为何不售牡丹菊给我之兄弟?”

  “供不应求,抱歉!”

  “我出双倍价,如何?”

  “抱歉,我做生意一向守信。”

  “你不肯赏脸吗?”

  “言重矣!”

  “我没有时间及耐心和你磨牙,卖不卖,一句话!”

  “不卖!”

  “妈的!上!”

  三名青年一挽袖,立即行来。

  童智从容道:“海虎,你别后悔!”

  “妈的!我今天若不把你摆子,我就跟你姓!”

  “免,童家没有你这种垃圾。”

  “妈的!扁!扁他!”

  那两人抡臂握拳,立即疾扑而来。

  童智扣住来人之右腕,立即推去。

  “砰!”一声,左侧人员之拳头已经扁上右侧人员之鼻梁“哎唷!”叫声之中,那位仁兄已经冒血。

  “失礼,我收不住手。”

  海虎吼道:“动家伙,上。”

  立即有三人握拳奔来。

  童智从容而立,他一直等到右侧之人扑近,他立即扣腕推人“砰!”一声,两人当场撞在一处。

  更惨的是,两人之匕首分别戮入对方的腹部或部,立见两人“哎唷!”连叫的分开身,便踉跄爬起来。

  另外一人见状,立即紧急刹车。

  海虎又怕又怒的吼道:“你们是死人呀!上!”

  其余之十七人立即握匕奔来。

  童智似游鱼般穿梭于人群之中,他一直以右手扣对方之腕脉及推撞向附近之人,现场便怪叫连连。

  没多久,十三人已经负伤的爬离现场。

  另外四人更是落荒奔逃而去。

  海虎吼句:“王八蛋!”便追向那四人。

  没多久,他们五人已经消失于远处。

  童智不屑的“哼!”了一声,立即入内。

  负伤之人立即勾肩搭臂的离去。

  童智一入内,青龙便额首道:“高明!”

  “献丑,水已冷,我去添些热水吧!”

  “别忙,我不打扰啦!告辞!”

  “也好,恕不远送。”

  青龙微微一笑,立即拱手离去。

  他步出一里余远,一见四下无人,便弹身掠去。

  没多久,他已瞧见海虎在沟旁训叱那四人,他一上前,立即飘闪及迅速的挥劈着双掌。

  惨叫声中,海虎五人已经脑袋开花倒地。

  青龙一见伤者正逃向远处,他立即抓起石粒连连弹,没多久,那群人皆已成为石下游魂。

  青龙朝四周一瞥,立即将尸体抛入沟中。

  沟内甚为干涸,他倒下化尸粉,尸体便迅速蚀化。

  不久,海虎诸人已化成尸水啦!

  青龙吁口气,便挥土入沟掩妥尸水。

  没多久,他已经从容离去。

  立见远处大石后站起童智及一名老者,只听童智低声道:“娘,此人如此了得,究系何方神圣呢?”

  老者沉声道:“放在心中吧!他毕竟对你有利。”

  “他会不会施恩接近孩儿呢?”

  “静观其变,海虎这批人一失踪,海豹迟早会找上门,看来咱们必须先下手为强,今夜就宰掉海豹吧!”

  “好!”两人便联袂返回花圃。

  中秋一过,天气一转凉,入夜之后,便有不少人在馆子进补或喝酒,凤的夜景丝毫不逊于白天的热闹。

  尤其西区的窑子馆及赌场更是热闹非凡,三七仔之呐喊及姑娘们之媚态姿,更是引来滚滚人

  “春风坊”的二十一名姑娘更是列队客着。

  把场子的海豹却在大门前东张西望着。

  因为,喜相逢的人早在半个时辰前来此找海虎,海豹派出二十名手下出去找人,可是迄今仍无消息。

  倏见一名中年拐者拄拐跟着人群行来,姑娘们一见恩客们前来,立即猛抛媚眼及扭着。

  海豹正望向左侧,拐者倏扬招尖,只听“咻!”一声,拐尖正中“脑中”海豹一惨叫,鲜血立即出。

  拐尖倏移,便又戮中喉结。

  海豹“嗯!”了一声,便仰身而倒。

  拐者却顺着弹力掠向半空中。

  只见他张臂翻身,便掠上对面酒楼屋顶。

  拐尖朝屋顶一戮,他已再度起。

  不久,他便在人群惊呼中消逝。

  拐者一掠入林中,便见一人由石后行出,拐者匆匆弃拐,立即摘下假发及面具,赫然是童智。

  他一换上布衣及布靴,老者已收妥易容物。

  两人相视一笑,便从容掠去。

  不久,他们已经返回花圃之木屋中,老者道:“很好!”“娘,我入湖瞧瞧!”

  “好,小心些,吴青龙或许会来哩!”

  “是!”童智下布靴,便赤足离屋。

  不久,他已经来到白燕湖畔,他小心的瞧过四周,方始光身子,再将衣藏在湖畔的大石块右下方。

  他并举双臂,便跃入湖中。

  “波!”一声,他已经水花不扬的潜入湖中。

  湖中黑暗如墨,他却熟练的向下游,没多久,他已经停在右侧湖壁,倏见壁上有一个四尺径圆的口。

  他一拧,便游入中。

  不久,他已经发现中远处有一团水草,水草内赫然有一条六尺余长,通体泛出银光之长绳物体。

  他乍见银光物,不由一怔!

  他趴在底,便眯眼凝神瞧去。

  不久,他已瞧见银光物是由两端尾部衔接而成,他不由暗喜道:“闪电馒已经啦!”

  他一转身,便向外游去。

  不久,他已经游上岸,他匆匆穿着内,便掠向屋中。

  他一入屋,老者立即来低声道:“怎么啦?”

  “娘,它们…在一起啦!”

  “当真?太好啦!谢天谢地。”

  “娘,是不是立即去捉它们。”

  “别急,按山海经记载,它们该在一起七天,目前别去惊扰它们。”

  童智立即应是离去。

  老者微微一笑,立即返房。

  她—返房,立即启柜取出一个小盒。

  她一启盒,便捧出一个玉盒。

  她一掀开玉盒,便拿出一团细线。

  她小心的拆开红线,赫见是一张细网,她轻抚面忖道:“但愿这面冰蝉丝网能够网住它们。”

  她又小心的收妥冰蝉丝网,方始息烛歇息。

  童智赴湖畔取回衣靴,便拭身着装。

  不久,他已经返房运功歇息。

  此时的青龙正好来到城南一栋华丽庄院右墙外,他探头一瞧,便瞧见二名青年在凉亭内聊天。

  一阵“啊啊”及战鼓声则由远处房内飘出。

  青龙便沿墙向后行去。

  没多久,他已经绕了一圈及闪入院中。

  只见他拾起土粒朝凉亭一弹,正在凉亭聊天的两人在一震之后,便似喝醉般歪倒向一侧。

  青龙一闪身,便适时扶住那两人。

  他将那两人制趴在木桌,便行向左侧。

  不久,他已经在窗外瞧见一幕“活宫”

  只见一名姿颇佳的女子正跨坐在一名青年的上大肆颠龙倒风,那对丰触目惊心的抖动不已。

  青年呵呵的以双手在体游动着。

  青龙微微一笑,便行向他处。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经制昏庄内的八名下人。

  他戴上中年人面具,便又返回窗外。

  立见青年趴在女子体上大刀阔斧的冲杀,女子似蛇般扭体,口中便是连连唤着“信哥”

  青龙微微一笑,立即闪入房中。

  那对男女正在死,木没有发现房中多了一人,青龙微微一笑,立即坐在椅上及品尝参茶。

  一阵怪叫之后,青年足的哆嗦着。

  少女则呻的呼唤信哥。

  四只手掌更在对方的身子抚着。

  两具身子更似蛇般动着。

  青龙轻拍双手道:“精彩!精彩!”

  “啊!”声之中,两人已经倏然分开身子。

  他们刚坐起身,青龙屈指一弹,两片参已经各自打上男女的右胁,他们“啊”了一声,便骇然倒在榻上。

  青龙淡然一笑,立即起身关窗。

  他一走到榻前,双手便疾拍男女之道。

  没多久,她们已经肌连抖及汗水猛滴啦!

  他们方才刚尝过肌抖颤之快,此次抖颤却是血及肌收缩,可谓又疼又怕哩!

  青龙却立即翻箱倒柜的搜索着。

  没多久,他已经包了一大包的首饰及财物。

  榻上之男女则已经疼昏过去啦!

  他上前震醒青年,立即沉声道:“你便是朱永信吗?”

  青年立即迷糊糊的应道:“是…嗯…疼…”

  青龙立即封住朱永信的“哑”再轻戮他的丹田。

  朱永信立即又是一阵逆血收筋剧疼。

  豆大的冷汗更是立即溢出。

  就在朱永信即将撑不之际,青龙立即解开他的道及沉声道:“姓朱的,有人托吾来收账。”

  “账…账…我…我没有欠…”

  “哼!不上路的家伙。”

  青龙立即又制住朱永信的哑及戮上丹田。

  朱永信立即又疼得冷汗直

  不久,青龙解道:“想起来了吧?”

  “想…想…想起来…”

  话未说完,他已经

  青龙取出一张纸,便抛上桌道:“签字。”

  说着,他已拖朱永信下榻。

  他磨妥墨,便将笔递给朱永信道:“画押!”

  朱永信右手执笔,却抖得写不了字。

  青龙便扶着他签妥字。

  接着,他以墨汁沾上手指,再按印于借据上。

  青龙一见朱永信的右耳垂有—粒痣,他立即制住朱永信的“哑”再顺手扯下朱永信的右耳。

  血光一冒,朱永信立即吓昏。

  青龙微微—笑,再将朱永信装入袋中。

  他接着将所有尸体搬入房中,立即纵火焚屋。

  火光一冒,他已经从容背走麻袋及包袱。  WwW.LmAnGxS.cOm 
上一章   奶 霸   下一章 ( → )
《奶 霸》是全本小说《奶 霸》中的精彩章节,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