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架空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厂花情缘 狌奴军团 国色天香 卻望红杏 一屋二夫 夺媳战争 假面人生 沨流教师 战败为奴 情栬故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流氓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奶 霸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6  时间:2019/11/25  字数:13341 
上一章   ‮爱人人欢之水鱼 章 四 第‬    下一章 ( → )
  未中时分,童智在白家庄内和白蛲枝姐妹向白天台夫妇及白鹤下跪行礼之后,他们便成为正式夫妇。

  白蛲枝便大方的陪童智入她的闺房。

  同样的房布置,此地却更具气氛,她羞赧的斟酒,两人一起干杯之后,她便大方的宽衣解带。

  她自知要以处子体助老公练纯功力,所以,她一口气光,然后大方的上榻摆妥陈式。

  她那健美的体又小兄弟抖颤不已了。

  他口气,立即宽衣。

  不久,他搂着她道:“抱歉,我昨晚先和小瑶…”

  “我不会计较!”

  “谢谢你。”

  她大方的立即搂着他。

  他的火气一旺,立即吻住她。

  他现买现卖的搬出甄惠瑶昨夜的那一套,没多久,她已经兴奋的启关自动请贵宾荏临指教。

  他立即缓缓的泛舟。

  她那细区立即一阵裂疼。

  不过,她仍然含笑承受着。

  有恒为成功之本,半个时辰之后,她已经苦尽甘来,她不忍心老公那么拘谨,于是,她自动挑战啦!

  他兴奋助发飙啦!

  她愉快的战着。

  房内便回着“青春响曲”

  她的内功与灵药使她支撑将近一个时辰,方始尽兴。

  童智罢不能的快乐驰骋着。

  终于,她茫酥酥啦!

  呻之后,她哆嗦不已!

  不久,她乐昏啦!

  他只好紧急刹车的搂着她运功。

  不久,他便在旁继续运功。

  真气如珠般运转,他的身子已浮起五寸高了!

  他忍住惊喜的定在五寸高处运功着。

  时光悄逝,天色一亮,童智便在啼声中冉冉飘落锦榻,他一收功,立见白蛲枝含笑道:“智哥,恭喜你!”

  “谢谢你的成全。”

  “应该的!”

  “累吧?”

  “还好!”“疼吧!”

  “无妨,净身吧!”

  两人便进入榻旁内室沐浴着。

  她那体立即又起“小兄弟”童智急忙拭身着装。

  不久,两人已入厅向白鹤及白天台夫妇行礼。

  白鹤含笑注视童智不久,道:“打铁趁热,膳后就偏劳叶儿。”

  白蛲叶立即脸红的点头。

  众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白鹤带童智登楼道:“智儿,你待会和叶儿合体之后,当她昏时,你就吻她及运功。”

  “是!”“若无意外,你的身子会连震两下,同时觉得全身若飞羽,适时,你就在旁运功,忘情的运功。”

  “是!”“万一无法到达那个境界,你别强求,以免伤了叶儿。”

  “是!”“吾观你的气甚佳,你放心的玩吧!”

  童智立即脸红的应是。

  白鹤含笑下楼,童智也跟着下楼。

  二人一入楼,白蛲叶便大方的起身行去。

  童智跟进她的房中,立见房内也是喜气洋洋。

  白蛲叶已在昨天客串“忠实听众”方才又听见老姐的经验谈,所以,她信心十足,含着微笑大方的宽衣解带。

  她的身材比老姐,尤其双既丰而高耸,她坦然将体展示在童智面前道:“智哥,准备练功吧!”

  说着,她已经步向锦榻。

  童智的火气又旺啦!

  “小兄弟’又胡蹦跳啦!

  没多久,他也成为原始人啦!

  他—搂住她,立即吻着她。

  她大方的搂着虎背,忖道:“好结实的肌,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呀!”

  没多久,她已经无须指教啦!

  “叶妹,谢谢你!”

  “智哥太客气啦!咱们共同迈向理想吧!”

  房内便飘出“青春响曲”

  随着欢乐的出现,战鼓隆隆啦!

  她的含糊昵叫声也加入伴奏啦!

  晌午时分,她终于乐昏啦!

  他立即吻着她及运功。

  下体一阵鼓不久,他果然全身震了一下,他刚想要离开她,他的身子便向上一浮,他不由一阵惊喜。

  他这一惊喜,气机稍为纷,身子立即下坠。

  他以双手及膝身,便坐在一旁运功。

  处子落红带给他强烈的责任感,没多久,他的充沛功力不但已经顺利运转,而且他的身子也再度上浮。

  他的身子浮到七、八寸高之后,就在头顶将碰到榻顶之际,他的身体自动横飘到榻前,便又向上浮去。

  没多久,他的身子便在房内浮飘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白鹤及白天台联袂在窗外欣赏这幕奇景,白鹤愉快的连连颔首摇须,白天台则双目发亮。

  不久,两人已入厅和狄秋娟、白蛲龙,白蛲枝用膳。

  膳后,白鹤含笑道:“闪电鳗果真是至宝,吾将测试智儿的承受力及指导他如何收于功力。”

  “天台,你得去购粮食及建材,蛲龙,你化身协助白虎掌握本城赌坊及窑子之资料,明开始行动吧!”

  “是!禀恩师,可否请骆驼来握,以他的官方身分,更易行动哩!”

  “嗯!有理,吾会通卸他候机请调来皖(安徽)。”

  “谢谢!”

  “枝儿,你回去服药歇息吧!”

  白蛲枝便羞喜的离去。

  白鹤稍聊不久,立即离去。

  黄昏时分,白蛲叶嗯了一声,便整着身子。

  她睡得很,可是,下体之裂疼,立即使她一窒。

  立见童智似棉花般冉冉飞落榻上,她不由喜道:“智哥。”

  他立即搂她道:“叶妹,谢谢你的协助。”

  “智哥,恭喜你!”

  “谢谢,全仗你们之协助。”

  “智哥,咱们先净身,好吗?”

  “好呀!”

  二人立即联袂入内室净身。

  不久,两人已经衣衫整齐的入厅陪白鹤诸人用膳。

  膳后,白鹤当场为童智切脉。

  没多久,白鹤满意的道:“很好,返家吧!咱们边走边聊吧!”

  童智向白天台五人行过礼,方始离庄。

  白鹤边走边道:“智儿,你一定有些闷吧?因为,你没有身,对不对?”

  “对!有一些不大自然!”

  “今夜便可以解决,不过,你得先学会收发功力。”

  “请外公指点。”

  “吾授你黄帝素女心经内之驭女术吧!”

  说着,他已停在路侧低语着。

  聪明的童智以充沛功力作后盾,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摸清门道,白鹤便愉快的道:“每晚只准一次。”

  “是!”“她们三人必须养身六七天,你就跟吾学习‘天残手’吧!”

  “谢谢外公!”

  不久,白虎已在菊圃前来道:“风平静!”

  白鹤含笑道:“辛苦啦!今后不必在此守护,吾已安排白蛲龙和你掌握本城赌坊及窑子动态,你即赴白家庄吧!”

  白虎立即应是离去。

  “你先返家招呼一下,吾在湖畔候你。”

  童智立即应是离去。

  他一入门,便见甄惠瑶似蝴蝶般来,他立即唤句“小瑶!”

  “智哥,你回来啦!”

  “是的,我去白家啦!”

  “我知道!”

  二人一入厅,立即向白凤及甄氏行礼。

  童智含笑道:“娘,孩儿成功啦!”

  “太好啦!外公呢?”

  “他在湖畔候我,他要教我练武哩!”

  “好好学,快去吧!”

  童智立即欣然离去。

  白凤便向甄惠瑶道:“瑶儿,你得多喝些药酒,你的身子养健之后,我希望你好好的为智儿孕育孩子。”

  “是!”“城内很,所以,我才希望智儿练武,瑶儿,别怨他无法常陪你!”

  “不敢!”

  且说童智一到白燕南畔,白鹤立即指点他练习掌指招式。

  明师加上高徒,童智便顺利练习着。

  天亮之后,两人便入内用膳。

  膳后,两人便在湖畔林内运功歇息。

  半个时辰之后,白鹤仍在运功,童智一收功,便到远处练习。

  白鹤收功瞧了一阵子,便放心的继续运功。

  时光飞逝,童智夜苦练十天之后,天残手已经完全练,白鹤便含笑道:“行啦!你自己勤加练习,吾赴白家庄吧!”

  “谢谢外公!”

  白鹤含笑一走,童智便踏着暮色返家。

  甄惠瑶乍见老公回来,便在厨房唤道:“智哥。”

  童智唤句:“小瑶!”便快步入厨房。

  他一见桌上的三道莱,立即道:“香味俱全,名厨矣!”

  “别取笑啦!我正在学习哩!快去见见娘吧!”

  “好呀!”

  童智一入厅,便向白凤及甄氏行礼。

  白凤一见了爱子的双目光已经收敛不少,她立即明白爱子的功力已经逐渐返朴归真,她立即欣然道:“坐呀!”

  “娘,孩儿可否先净身?”

  “好呀!快去吧!”

  童智一离去,甄氏立即道:“小瑶真有福气。”

  “小瑶贤慧哩!”

  “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她有如此美满归宿,我也放心了。”

  “妹,谢谢你帮我整理花圃。”

  “姐,别如此客气,我经过这一段时接近花圃,全身轻快不少,难怪你丝毫也不见老态哩!”

  “花木有情呀!”

  “是呀!姐,你仍要扮成老翁呀?”

  “不错,这是我的心愿。”

  “诚心感动天,姐之老运必佳。”

  “咱们相扶持吧!”

  不久,他们四人已经欣然用膳。

  膳后,甄氏抢着收餐具道:“小瑶,你们出去走走!”

  童智二人便脸红的离去。

  两人一到湖畔,便情话绵绵的依偎而坐。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返房。

  甄惠瑶迫不及待的立即解除装备。

  童智正在宽衣,她已送来香吻!

  思念及饥渴使她热情万分,童智在这段时服用双鳗所泡之药酒,原始的饥渴更是强烈。

  不久,两人已在榻上兴风作

  起初,他们忌讳慈母在邻房,可是,半个时辰之后,欢乐使他们尽情的发,隆隆战鼓声立即纷扰不已。

  她搬出十八样妙招欣然享乐。

  他密切合作的骋驰着。

  他们一直玩到戌中时分,就在她死之际,童智一咬牙,功力稍懈不久,甘泉便似瀑布般洒而出。

  “啊…好智哥…”哆嗦之中,她泪汪汪啦!

  两人舒畅的吻着,双手更抚着对方的身子。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净身歇息。

  美的甄惠瑶没多久便步入源源梦乡啦!

  童智回味一阵子,方始欣然入寐。

  黎明时分,童智便起来运功。

  甄惠瑶欣然梳发之后,便入厨房炊膳。

  不久,童智已在房内演练天残手招式。

  这一天,除了用膳之外,他一直在房内练招,甄惠瑶春风满面的炊膳、洗衣及打扫,丝毫不觉得疲累。

  用过晚膳之后,两人散步一阵子,便又上榻玩乐。

  食髓知味的她尽情的玩乐着。

  男女爱,房内不由热闹纷纷!

  高频频,甄惠瑶在呻声中再度足啦!

  童智立叩又赠送精美纪念品。

  两人便足的爱抚着。

  甄惠瑶经过十夜的滋润,更加的丽啦!

  童智白天练武,夜晚行乐,身心皆畅之下,天残手练得更啦!

  这天上午,他来到白家庄,立见白天台来道:“外公北上办事,坐!”

  “谢谢岳父,禀岳父,我可否和二位妹子切磋招式?”

  “好呀!你们去演武厅切磋吧!”

  二女立即欣然带着童智入演武厅。

  白蛲枝含笑道:“智哥,来吧!”

  “你不使用兵刃吗?”

  “叶妹会接应我,看招!”

  说着,她已探中宫攻来“黑虎偷心”

  童智立掌如刀封了来掌,左中已经斜切而去。

  白蛲枝收掌化招,立即左掌右指的攻来。

  童智斜切之左掌五指倏地齐弹,五记招风已经去。

  白蛲枝喝句好,立即身疾退。

  白蛲叶喝句:“接招!”便刺来木剑。

  童智倏伸右掌,立即捏住剑身。

  白蛲叶正剑,一股潜劲已涌至虎口,她正使劲,童智的左掌,已经迅速的按向她的宽肩。

  她只好松手疾退。

  童智将木剑一抛,立即道:“再来吧!”

  白蛲叶一接剑,立即振招攻来。

  五朵剑花一涌现,立即一阵刷刷连响。

  童智探手疾捉向居中之剑花,只听“叭!”一声,他又抓住剑身,不过,他立即松指及身一退。

  白蛲叶道句高明,立即又攻来。

  童智挥掌扫偏剑锋,立即攻去。

  白蛲叶顺势旋身,便拦砍来。

  童智粘身一按,便按上她的右肩。

  她啊了一声,立即踉跄一退。

  “叶妹,不要紧吧!”

  她挥挥臂,道:“无妨!”

  白蛲枝喝句接招,立即挥扇攻来。

  “小心”声中,扇风如山重重攻来,童智摸不清来路,只好连连飘闪,双目却一直盯着她的右腕。

  她疾攻一阵,却一直沾不上他的衣角,她立即道:“妹,一起上!”

  白蛲叶立即挥剑攻来。

  二女联攻之下,威力立即倍增,不过,童智施展天残身法,配合双手的挥、切、扣,二女仍然难越雷池一步。

  半个时辰之后,童智已经摸清她们的招式,他逐步反攻之下,二女被得开始采取守势,他便加速抢攻。

  “叭叭!”声中,木剑已被夺去。

  “叭!”一声,乌骨扇亦枝夺去。

  二女—起收招道:“高明!”

  童智含笑道:“真好玩!”

  白蛲枝问道:“智哥施展多少功力?”

  “五成左右。”

  “高明之至!”

  “我缺少实际经验,你们多陪陪我。”

  “好!先歇会儿吧!”

  三人立即返回白蛲枝的房内品茗。

  盏茶时间之后,三人再返演武厅,这回,童智采取守势任由她们进攻,没多久,他的右背已被木剑戮了一下!

  白蛲叶忙啊道:“智哥,不要紧吧?”

  “无妨,你瞧!”

  她一见连衣衫也没破,不由放心。

  童智道:“我食双鳗之血,我已经够皮厚,放心吧!”

  二女果真放心的抢攻着。

  童智缺乏实际经验,招式又尚未练足火候,加上他刻意只守不攻,他的周身便频频被二女敲打着。

  二女一见衣衫未破,更放心进攻着。

  晌午时分,二女已经逐渐敲不到童智,她们不由欣然收招。

  童智道:“我懂啦!谢谢!”

  白蛲枝道:“歇会儿,准备用膳吧!”

  三人便入房洗净手脸及步入偏厅。

  他们便欣然陪白天台夫妇用膳。

  膳后,自蛲枝陪童智返房歇息,白蛲叶则向双亲报告切磋情形,白天台夫妇不由听得眉开眼笑。

  白天台又指点不久,三人方始返房歇息。

  未中时分,童智再度在演武厅承受二女的进攻,白蛲叶手持长,熟练的攻着童智的背后各大道。

  童智在上午已经稍有收获,他便信心十足的守着。

  白蛲叶不客气的振疾戮猛刺之下,童智又频频中奖啦!

  白蛲枝亦挥扇施展招猛攻着。

  童智的毅力及韧在此时展现威力啦!

  他虽然频频中奖,可是,他冷静的观察二女的招式及设法闪避。

  半个时辰之后,二女一收招,便品茗及指点着。

  童智获益很多,欣然道谢不已。

  不久,他们再度手他果然大有进步啦!

  这个下午便在砌磋中消逝了!

  用过晚膳之后,白天台带童智入书房,立即指点着。

  一个多时辰之后,童智欣喜的步入白蛲枝房中,立见她开红袍大方的前来为他宽衣解带,他的火气又旺啦!

  没多久,两人开始合奏“青春响曲”啦!

  童智经过十夜和甄惠瑶行乐之后,他已经是位行家,他立即愉快的一一施展在白烧枝那健美的体上。

  白蛲枝迅速的亢奋着。

  她热情的献身啦!

  往,她茫酥酬啦!

  甘泉一涌入,她不由溢泪道:“哥…智哥!”

  “枝妹!”

  二人便情的搂吻着。

  童智在白家庄住了六天六夜,他在白天即和二女砌磋,夜晚则轮和二女玩乐,二女心花怒放之下,更加娇丽啦!

  这天晚上,他用过膳,便返回家中。

  甄惠瑶立即欣然接。

  他陪白凤及甄氏聊了一阵子,便和甄惠瑶入房。

  她迫不及待的立即献上香吻。

  二人的衣衫纷纷滑落地面啦!

  不久,她贪婪的以“童子拜观音”先行进攻啦!

  他抚体任由她去玩着。

  不久,她一侧身,他便采取主攻。

  两人便花招百出的玩着。

  良久良久之后,她又被他毙啦!

  两人绵良久,方始共入梦乡。

  翌上午,他便又赴白家庄和二女砌磋。

  接连二夜,他各陪白蛲枝姐妹玩乐着。

  第四夜,他方始又回来甄惠瑶的身边。

  日子便在如此喜悦及忙碌中消逝着,十月三上午,他—抵达白家庄,便见白鹤含笑道:“智儿,久违啦!”

  “外公回来啦!太好啦!”

  “让吾瞧瞧你的进境吧!”

  “是!”白鹤及白天台一共五口便陪他步入演武厅。

  只见狄秋娟持扇,白蛲龙持剑联袂行来,童智怔了一下,他刚望向白蛲枝姐妹,她们便含笑默默向他点头!

  他忍住纳闷,便凝功以待。

  狄秋媚含笑道:“智儿!你攻守兼施吧!”

  “是!”一声接招,狄秋媚母子已经由前后攻来。

  童智一见威力强,立即旋身挥掌。

  狄秋娟母子之修为强过白家姐妹,她们逐步加劲,童智亦以八成功力出招,厅中立即展开烈的拼斗。

  半个时辰之后,白鹤含笑道:“稍歇!”

  三人立即收招而分开。

  白鹤含笑道:“很好,远逾吾之估计,很好!”童智立即欣然道:“谢谢外公。”

  “呵呵!很好,秋娟,道出喜讯吧?”

  狄秋娟含笑道:“智儿,枝儿及叶儿已怀了你的孩子。”

  “什…什么?”

  “你将为人父,所以,她们不再陪你练武。”

  “我…我得把此讯告诉娘。”

  白鹤含笑道:“吾去告诉她,你好好练武吧!”

  说着,他已含笑离去。

  白天台道:“智儿,你们先去聊聊吧!”

  二女立即陪童智返房。

  童智迫不及待的抱着二女问道:“你们真的有喜啦?”

  “嗯!”“天呀!太好啦!”

  三人立即依偎的聊着。

  没多久,他方始又去和狄秋媚母子练招,这回,他精神愉快的出招,他的威力一增加,狄秋媚母子立即加劲进攻。

  他们一直练到午时,方始收招用膳。

  膳后,他和白蛲枝一返房,立即搂吻着她。

  “智哥,明年中秋,你便可以抱子啦!”

  “太好啦!太好啦!”

  两人便欣然依偎着。

  未中时分,童智便又入厅练武。

  他们一直练到黄昏,方始收招净身。

  用膳之际,白鹤欣然前来和他们共膳。

  膳后,白鹤含笑道:“小瑶也有喜啦!”

  童智喜道:“太好啦!太好啦!”

  “智儿,她们在未来一、二个月内不宜,你就专心练武吧!”

  “是!”膳后,童智迫不及待的返家,立见白凤三女含笑着。

  “小瑶,你当真有喜啦!”

  “嗯!”“太好啦!我没有后顾之忧啦!”

  他立即牵她入房。

  她一投入他的怀中,立即道:“智哥,我不能陪你,抱歉!”

  “无妨!无妨!我得加劲练武哩!”

  “外公说你练得很好哩!”

  “是呀!我一定要练得更妙!”

  两人依偎叙良久,方始入寐。”

  翌起,童智便一直在白家庄练武,随着他的进展,白天台亦开始喂招,白鹤则欣然随时指点着。

  日子便在茫中消逝着,十一月十五晚上,白鹤在膳后,便带童智上楼道:“智儿,吾明要带你出去历练一下。”

  “是!”“在雁山独秀峰之小湫泷瀑布住着一位四旬姑娘,她姓连,单名怜,她虽逾四旬,却仍是姑娘家。”

  说至此,他便含笑不语。

  “外公有何吩咐?”

  “她修练‘地缺手法’,那手法和你所修练的残天手法,原本是一套,吾曾以十万两黄金购得,却被她所拒!”

  “其父母出身黑道,中途不合而离,其父随后死于黑遭火拼,其母抑郁而终,她因而独守独秀峰迄今。”

  “她曾放出一句话,任何男人只要能和她在小湫泷霹布过招一个时辰,她自愿为嫁,迄今,无人办得到。”

  “吾要你向她挑战,你可以利用功力及周身不惧掌力支撑一个时辰,届时,你就和她合体及纯化你的功力!”

  童智忖道:“哇!要我和一位老‮女处‬玩呀!”

  “智儿,别嫌她老,她幼逢奇遇又勤加修为,外表只似十七、八岁,而且她的身材甚为健美,你明白吗?”

  “我…我又不娶她,怎可玩她呢?”

  “痴儿,玩女人,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不必娶回家,譬如,上城内窑馆玩女人之男人,并未娶女人回家呀。”

  “可是,连怜并非在卖身呀!”

  “不!她已经开出条件,便相当于卖身。”

  “是吗?”

  “当然是,主人有权如何处置仆婢。”

  “这…这…”“智儿,你的功力尚需她的纯化,别犹豫啦!”

  “外公,我的功力可以慢慢修练或另找女人,我实在不忍心对待她,因为,她独守在那儿,一定很可怜,对不对?”

  “不对,在外行事,必须拿得起,放得下,天下女人万万千,她算什么?”

  童智立即低下头。

  “算啦!你只需向她索取‘地缺手法’吧!”

  “是!外公,对不起!”

  “算啦!明启程,你娘已经知道,小瑶只知道吾要带你出去走走,你不必把内容详情告诉她。”

  “是!外公,对不起!”

  “算啦!走吧!”

  童智立即行礼退去。

  不久,他一返家,甄惠瑶立即来道:“智哥,你回来啦?”

  “是的!家中没事吧!”

  “没事,外公明要带你出去走走呀!”

  “是的,麻烦你多照顾此地。”

  “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会赶回来过年。”

  “我已收拾妥行李,早些歇息吧!”

  “我去见见娘!”

  他一入厅,便见白凤及甄氏在包‮花菊‬茶,他尚未启口,白凤已经含笑道:“宜居楼急着要,人少帮帮忙吧!”

  童智立即上前协助包茶。

  “娘,我明要陪外公出去走走。”

  “我知道,多见见世面,机警些。”

  “是!”“外头较冷,又常下雨,你要自加添衣物。”

  “是!”四人忙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包装妥茶叶,白凤吁口气道:“天色已经不早,歇息吧!”

  说完,她已和甄氏离去。

  童智一返房,两人便更衣上榻。

  甄惠瑶搂着他道:“智哥,我陪陪你!”

  “谢谢!小心孩子!”

  “不要紧,我问过娘,只要别太用力,不会有事的。”

  “还是小心些,我回来再说吧!”

  “智哥,你得回来喔!”

  童智亲她一下,道:“安啦!没人打得了我啦!”

  “保重,别发生意外。”

  “安啦!我练武这么久,又不是白练的。”

  “我爹练了三十余年,仍死于走镖之中哩!”

  “安啦!我一向福大命大啦!”

  他立即搂吻着她。

  良久之后,她方始入眠!

  童智不由想起外公之言,他一时心不已!

  不久,他干脆坐在一旁运功啦!

  良久之后,他方始收功歇息。

  翌一大早,他立即起来漱洗,他一见窗外下雨。

  他不由怔道:“怪啦!十一月天居然下起雨,娘如何送茶叶呢”

  他一入厅,便见白凤已将茶包放入筐内,而且正在盖上油纸,他立即道:“娘,我先送去吧!时辰尚早呢?”

  “他们会派人来拿,我只是替他们包妥而已。”

  “是!娘,辛苦你啦!”

  “痴儿,行百里,已逾九十,你别胡思想。”

  “是!”不久,他陪她们用过膳,甄惠瑶已递来油纸及包袱。

  他撑开伞,立即提包袱离去。

  雨势甚大,甄惠瑶不由溢泪。

  童智离家不久,便见一部马车由山上下来,他猜付室外公在车中,于是,他立即挥挥手及停在路侧。

  马车一驰近,果真停下。

  车夫接过伞,便掀帘送童智入内。

  童智一见外公坐在车内,立即靴入座。

  车夫合上伞,便驭车驰去。

  “外公,你用膳了吧?”

  “用过了,你呢?”

  “用过了,外公,这场雨下得真怪,从来没有在十一月天下雨哩!”

  “嗯!卖伞的人发财啦!”

  “我担心会影响‮花菊‬之采收哩!”

  “别为那种小钱分心,明年说不定被大水冲光哩!”

  “啊!会吗?”

  “戏言而已,运功吧!吾得和你拆招。”

  童智立即盘腿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面各距五尺而坐,白鹤含笑道:“攻吧!”

  说着,他已平伸右手。

  童智立即屈指抓向白鹤的右腕。

  白鹤旋弹指,反面拍向童智的指尖。

  童智翻掌直立如刀的斜切而去。

  白鹤一并食中二指,已疾戳上童智的掌沿。

  “高明!”

  “再来!”

  外面雨下不已,他们两人便在车内拆招不已!

  午后时分,他们趁着雨歇下车用膳之后,立即又启程。

  他们各自运功不久,便又继续拆招。

  童智斗志甚旺,劲力十足的屡败屡战,白鹤一直含笑破招,两人专注的拆招,车夫则专心的驭车。

  这名车夫正是白虎所乔扮,他心知责任重大,便专心驭车。

  雨势渐歇,他松口气的下一身蓑衣。

  沿途人车不多,他便放心的驭车。

  雁山位于南方乐清境内,它距离凤颇远,所以,白虎不但早起晚宿,而且沿途换马,顺利赶路。

  十一月底之黄昏马车终于抵达雁山下,童智提着干粮,便跟着白鹤沿山道掠去,白虎则驭车投宿。

  “绝壁四舍,摩山劈地”乃是雁山写照,山上到处是陡峭的秃岩,伴着大小瀑布,形成越中地区之奇景。

  天色一暗,游客早已下山,童智二人掠行不久,便已经抵达水湫泷瀑布前,立听轰隆不已的瀑布声音。

  白鹤朝石上一坐,童智立即递上干粮。

  两人便对坐及取用干粮。

  不久,白鹤在手心写道:“按计行事,走吧!”

  童智立即踏岩掠去。

  瀑布长达五百余尺,而且是由三面环曲的岩冲而下,童智越接近越感受到大自然的雄伟力量。

  他便在瀑布下方之溪石间来回踏石走动。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适应环境,他便在一块石上运功。

  水声隆隆,水四溅,童智气不久,便顺利入定。

  他经过半个月和白鹤在车内拆招,他虽然未曾获胜,可是,他的心神为之凝定,反应也更加的敏捷。

  所以,他与世隔绝般运功着。

  不久,一个脑瓜子由远处崖内探出,白鹤微微一笑,便隐在石后忖道:“丫头,你此番逃脱不了啦!”

  他便悄悄瞧着。

  崖内之人正是以“独秀女”闻名武林二十余年的连怜,她自恨双亲失和而逝,所以,她一直在此地隐居!

  她不理别人,别人却对她好奇。

  她的姿不凡,所以,黑白两道皆有人来求亲,可是,不管对方使用软求或硬功,她一律将他们“三振出局”!

  十年前,她立下比武规则,立即有不少人来比试。

  可是,一颗颗脑瓜子被崖石撞破之后,近两年来,不但没人来此比武,连游客也不敢踏上此地一步。

  可是,她在今夜发现来了一位帅哥。

  她好奇的注视着。

  半个时辰之后,她掠出崖壁隐在远处石后观察着。

  童智运功至此,便收功掠去。

  他一掠上瀑布下端,便坐上石块及任由瀑布冲击。

  他抱之守一,不停的承受大自然的考验。

  连怜不住的前十丈,便隐在石后瞧着。  wWW.lmANgxS.com 
上一章   奶 霸   下一章 ( → )
《奶 霸》是全本小说《奶 霸》中的精彩章节,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