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架空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厂花情缘 狌奴军团 国色天香 卻望红杏 一屋二夫 夺媳战争 假面人生 沨流教师 战败为奴 情栬故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流氓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奶 霸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6  时间:2019/11/25  字数:13801 
上一章   ‮空更钱空情空色 章 九 第‬    下一章 ( → )
  明月高悬,三千余人全付武装堡垒分明的对峙于两侧,白石下之鸿沟旁空地顿时不再闹空城计。

  申正义踏前三步,沉声道:“有请柴当家的。”七煞帮帮主柴勇立即满脸煞气的来。

  申正义道:“峨嵋及贵帮以前虽然小有摩擦,却也没有严重到贵帮杀死石公子及追杀小女,对不对?”

  “你那丫头太多事啦!她不该袒护胡丫头。”

  “胡姑娘教训令郎,并无过错,阁下不知反省自己教子不严,还追杀胡姑娘,此举已经触犯武林大忌!”

  “住口!胡丫头绝子绝嗣,早该筋剥皮啦!”既然如此,准备动武吧!”“慢着!胡丫头呢?”

  一声“老糊涂”叱喝之后,胡佩秀已由人群步出。柴勇咬牙切齿道:“丫头,你等着挨一百人骑吧!”“无!”

  “弟兄们,活逮胡丫头,戮烂她。”

  一千一百余名黑道人物立即吼道:“戮烂胡丫头。”胡佩秀叱句:“不要脸!”便转身步入人群。柴勇一拔剑,立即喊道:“杀!”说着,他已冲向申正义。

  石再世吼句:“替吾儿偿命来!”立即掠来。他的身法如电,立即拦住柴勇及扑攻着。柴勇不屑一哼,立即振剑抢攻。一千一百余名黑道人物一扑来,申正义便率领一千三百余人人,一场大规模拼斗立即展开。

  空地上立即杀气腾腾。

  童智早已和青龙白虎扮成中年人隐在沟内,此时,他们一掠上,立即就隐在一块大石后面从容观战。

  童智专心瞧者申正义施展峨嵋绝技战七煞帮的正副堂主,他乍见妙招,不由暗叫过瘾!

  惨叫连天!

  血纷飞。黑白两道以往的容忍终于在今夜发啦!

  双方的人数相差不多,战况显得特别的烈。半个时辰之后,峨嵋联军已经占上风,他们原本多出二百余人,身手又了得,所以,他们已经采取扑杀行动。

  石再世之原本一直和爱女联袂出招,此时,她一见老公仍然占不了上风,她立即和爱女赶去。

  为了复仇,她们一接近,立即加入围攻。柴勇急骂道:“以多取胜。下!”

  石氏叱道:“替吾儿偿命来。”她们三人立即全力扑杀着。附近的七煞帮弟子立即驰援。峨嵋联军立即全力截杀着。战况更加的白热化啦!

  杀声及惨叫声更加的密集啦!不到盏茶时间,石氏狠狠的在柴勇的右背戮了一剑,柴勇刚闷哼一句,石再世的宝剑迅即戳入柴勇的右腹。

  柴勇不由踉跄的闷哼着。石再世夫妇疾旋宝剑再向外一拔,柴勇疼得不由惨啊一声。两股血箭立即一起溅出来。柴勇这一叫,他的手下们立即一

  峨嵋联军趁机疾攻。立即又传出一阵惨叫。石玉燕一见良机不可失,便—剑掷向柴勇的背心。

  柴勇忍疼疾挥剑一扫,便扫开来剑。石再世趁机闪身削剑,立即削了柴勇的右小臂。柴勇的宝剑和右小臂一坠下,他不由又惨叫着。

  石氏趁机又戮上柴勇的背部。石玉燕拾起剑,亦上前戮削着。不久,他们三人已将柴勇砍成血人。

  柴勇惨叫迄今,立即吼道:“拼了!”说着,他的左掌已经疾劈不已。七煞帮弟子见状,亦呐喊的拼杀者。峨嵋联军不愿同归于尽,立即暂采守势。

  石再世三人猛攻不已,立即砍下柴勇的左臂。柴勇吼句:“杀!”立即嚼舌自尽。临死之际,他仍然张口一呸,使呸出碎舌。

  石再世一挥左掌,使扫开碎舌。石玉燕母子则狠心的砍切着柴勇。

  不久,称霸一世的柴勇已经化成碎啦!石再世三人一转身,便又扑杀附近之人。柴勇一死,七煞帮弟子立即怒吼的拱斗着,峨嵋联军见状,亦施展全力展开凶残的拼斗。

  战况立即达到最高点。

  童智瞧得不由眼皮猛跳“曼波”的忖道:“哇!黑道人物实在够很,我一定要比他们狠,妈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八百余名峨嵋联军已经在围杀三百余名七煞帮弟子,可是,他们仍然浴血猛拼着。他们足足的又拼了半个多时辰,除了六人逃去之外,其余之人方始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结束罪恶一生。

  峨嵋联军立即抢救伤者及清理现场。

  童智便和白虎青龙溜回白家庄。

  立见白鹤及白天台悠哉的在大厅品茗,童智卸下面具,便上前行礼道:“外公英明,峨嵋派果真胜利。”

  “有何心得?”

  “黑道人物够很,明知必死,仍然拼到底。”

  “不错,他们全是亡命之徒,这正是名门正派不愿意惹他们之原因,今后,武林一定够热闹哦!”“名门正派为何不联手歼灭黑道人物呢?”

  “名利之累加上人心自私,你明吗?”“这…不大明白!”

  “名门正派一向强调自己较行,久而久之,便会因为比较而生摩擦,可是,为了颜面,大家皆隐忍,岂能合作呢?”

  “会有此事呀?”

  “就以今夜之事来说吧!合肥董家堡堡主夫人出身恒山派,恒山派与峨嵋皆是佛系,她却因为争名结怨致恒山派未介入今夜之役。”

  “原来如此。黑道人物也有此景吗?”

  “有!而且更烈,因为,黑道人物仗赌,及其他不正当行业维主,经常为了争地盘而火拼。”

  “七煞帮一向横行,所以,不少的黑道帮派不肯协助他们,这正是他们今夜会被歼灭之主要原因。”

  “有理!”

  “你渗入黑道之主要手段是杀黑道人物争取别人的信任及自己的声望,若非必要勿杀名门正派之人,以免惹麻烦。”

  “是!”“有否悟些招式?”“有!”“去演武厅吧!”

  三人立即联袂离厅。

  他们一入演武厅,便见青龙及白虎持剑行礼,白鹤颔首道:“他们帮你记下申正义的不少招式,你先瞧瞧吧!”青龙一行礼,立即施展申正义的剑招。

  不久,白虎也施展申正义的剑招。童智佩服的道:“太好啦!我漏掉甚多哩!”

  白鹤含笑道:“峨嵋剑招以‘魔剑招’为主,该剑招攻守兼具,其守招颇可纳入残天手法之中,瞧!”

  说着,他已经亲自演练着。童智立即欣然演练着。

  白鹤四人边看边会商,然后再指点童智练习,这一夜,便在他们的忙碌之中,平静消逝了。天一亮,童智返回白蛲枝房内漱洗,便陪众人用膳。

  膳后,他运功半个时辰,便精神奕奕的开始练招。

  经过接连十天的夜苦练之后。白鹤满意的道:“行啦!你回去好好练习吧!随时注意有否外人偷窥!”

  童智立即欣然离去。不久他刚走到花圃前四、五里远,便见一顶官轿停在大门前,二名轿夫及四名衙役则在轿旁歇息。

  童智不由紧张的忖道:“条子怎会来此呢?”

  他边走边思忖及镇定心神。不久,一名衙役欣然唤道:“智哥,你回来啦!大人在府上候你哩!”

  智哥?哇麻了吧?童智挥挥手,立即上前道:“强哥…”“不!智哥别折煞小弟!”话未说完,甄惠瑶已经含笑招手道:“智哥,你快来瞧瞧谁来啦?”

  童智一入门,便见老母及岳母陪一名官服青年坐在厅口,他正在觉得那些人有些眼,对方已经起身唤道:“智弟!”

  “啊!贤弟…是你呀!”“哈哈!不错!”董智一入厅,便上下打量对方。甄氏笑道:“智儿,贤儿自昨天起接任本城县令啦!”

  “天呀!恭喜贤哥,不,恭喜大人!”

  甄贤哈哈笑道:“自己人问必如此客气呢?坐呀!”童智一入座,立即道:“贤哥,你真行呀!太好啦!”“智弟,你还欠我一杯喜酒吧?”

  “不对!”“有何不对?你和小瑶已经有了孩子,还想赖呀!”

  “不敢赖,小时想庆贺大人荏任,共计要请大人喝三杯喜酒。”

  众人为此莞尔。“哈哈!幽默的,我今夜来讨债吧!”“恭候大驾!”

  “智弟,士别三,刮目相看,你真的不一样啦!”“我已经有了孩子,我已是‘欧吉桑’,当然不一样啦!”

  “不!你的人品更俊啦!”“贤哥,少糗我啦!”“对了…听说你…”说着,他便指向山上。

  童智会意的点头道。“不错!我真有福气。”

  “哈哈!太好啦!你陪我去拜访员外吧!”“好呀!走吧!”

  甄氏立即道:“贤儿,别搭轿,免得失礼。”

  甄贤应句是,立即外出吩咐着。不久,童智已经跟他来到白家庄前,立见白天台夫妇含笑来道:“恭大人,恭贺大人。”

  “谢谢!尚祈亲家多赐教益。”

  “客气矣!请!”“请!”

  四人一步上台阶,白蛲枝姐妹已经来道:“参见大人!”

  甄贤忙还礼道:“免礼,在二位姑娘”“谢谢!请!”众人立即入厅就座。

  侍女立即献茗而去。白天台立即含笑道:“大人,请!”

  “请!”众人便含笑品茗。不久,甄贤道:“下官能有今,全仗员外善行,特此致谢。”

  “不敢当!”“本城连遭凶杀及江湖人物火拼.请员外赐教。”“朱捕头尚在任否?”

  “在!下官昨天甫履任,尚仰仗他甚多。”“此人一向和朱大人狼狈为,宜早辞退。”

  “是!是!”“赌坊及馆闲置多时,宜清理产权拍卖供作正当用途。”

  “是!是!”“今年似有水患,宜提醒城民预作防范。”“是!”“江湖拼斗一向私下进行,若无必要,不宜介入!”“是!”“骆大人尚在本城否?”“已返合肥任职。”“大人不妨请骆大人代荐捕头人选,俾整顿吏治。”

  “是!”“此外,大人宜留心安全事宜。”“是!”“当务之急在于整顿吏治及防洪,请大人留意。”“是!谢谢您指教。”“客气矣!今后若需要财力支援,我会全力支持。”

  “谢谢,亲家不愧为大善人,凤能有今之繁荣,全仗亲家恩赐,在下誓必效法亲家为乡亲谋福利。”

  “言重矣!咱们已是自己人,路时联络吧!”

  “谢谢!”“成亲了吗?”

  “惭愧,尚未有对象。”“缘份吧!以大人的条件,必可择得佳侣。”

  “谢谢亲家金口。”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童智方始甄贤离去,两人一出庄门,甄贤立即问道:“智弟,你如何获二位姑娘的青睐?”

  “我也不知道,缘分吧!”“你真令人羡慕,对了,娘明要搬居县衙哩!”

  “有些舍不得哩!不过,你也需要娘的照顾,我成全你啦!”

  “谢啦!小瑶又美又幸福,我真高兴。”两人边聊边走,不知不觉的已经返回花圃,甄贤入内稍定,便在童智及甄惠瑶送下愉快的离去。

  童智一入内,立即向甄氏道:“娘,恭喜你啦!”

  “谢谢!贤儿有此成就。我可以告慰甄家列祖列宗啦”童智道:“好呀!娘该享享福啦!”他们便愉快的聊着。

  且说飞鸿马场场主石再世为子复仇之后,他们一家三口便率一百名马场高手运送石永和的灵柩返乡。

  七天之后,这天下午。他们正在荒山驰行,倏听一阵“叮当”声音,立见一支响箭入五十丈前的地面。

  开道之人立即勒骑道:“有管!”一百名高手立即勒住座骑打量前方。一阵嘿嘿笑之后,三百名白衣劲装壮汉已经由两侧林中掠出,石再世诸人不由为之变。

  因为,这批人皆一身白衫及蓄着黑胡子,而且每人皆又壮又高,这些正是“黑胡盟”之“注册商标”也。

  白影一闪,一名魁梧中年人已经惊落在前方。石再世不由皱眉忖道:“金刚怎会率众来此呢?”

  他立即掠落前方道:“令堂主有何指教?”“恭喜场主得报大仇!”“谢谢!”“场主会集武当、峨嵋及丐帮屠杀七煞帮,不嫌以大欺小乎,本盟不齿此种作为,场主有何卓见?”

  “吾复仇心切,海涵!”

  “场主为何不先关照本盟一声呢?”“吾急于赶路,海涵!”“场生如此客气,本堂主也不便人太甚,本盟少盟主心仪令媛,场主何不以结亲化解此隙呢?”

  石再世脸色一沉,道:“抱歉,小女已有对象。”“准?”

  “这…恕难奉告。”“场主如此藐视本盟吗?”

  “堂主如误会,小女的确已有对象。”“谁?”

  “申兄之公子。”“申正义之子申秋吗?”“正是!”“很好,走!”石再世忙道:“堂主且慢!”金刚却毫不停顿的掠入左侧林中。

  石再世一见其余之白衣人亦迅速的跟去,不由急道:“槽糕,他们一定去对付申公子,这…”石氏急道:“派人请丐帮递信吧!”

  “也好,唉!”地略加吩咐,二名高手立即跨骑驰去。

  石再世夫妇一返车内,车队方始再度启程。石氏立即低声道:“老爷,可否让燕儿易容暂居凤,俾预防黑胡盟恃强而来擒

  人…”

  “也好,吩咐玉环陪她吧!”

  “好!”没多久二位青年已经掉头跨骑驰去。

  一切干戈刚消弭,左恻林中已经闪出一位中年人,他正是青龙所乔扮,立见他先愉快的一笑。

  接着,他喃喃自语道:“主人真是神算,我该覆命啦!”

  他—闪入林中,便掠追向石玉燕二人。

  申正义及一百五十名峨嵋派弟子可就没有如此幸运。因为,他们正在荒山遭到一群黑道人物之围攻。

  这群黑道人物多达五百人,他们是七煞帮帮主柴勇临时所邀请之双环帮,他们因为迟到,便沿途跟踪峨嵋派。

  方才,他们先以暗器出击,再现身围攻。申正义一见情况不对,立即喝道:“骆公子,请护小女突围求援。”

  “是!”双环帮之人立即全力进攻着。

  骆拓在三十人协助之下,亦全力冲杀者。盏茶时间之后,骆拓二人终于突围而出,他们各跨上一骑,立即疾驰而去,当场便有六十人追去。

  一路秒跟踪来的白虎,立即由林中跟向那六十人。

  黄昏时分,白虎一见双方仍然追逃不舍,他匆匆打量迪形,立即闪人林中及赶向群峰了。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站在断魂坡顶,此时天色已黑,他立即迅速的将大小石搬到波沿。

  他刚吁口气,便听见蹄声,他便凝神默听。

  不久,他听出二骑已经驰近坡沿,他立即喝道:“冲!”说着,他已经劈下石堆。

  骆拓二人乍闻声,立即全力催骑驰去。轰隆声中,石堆沿坡疾滚而下,六十名双环帮弟子见状,立即纷纷腾空而起向外掠去。

  惨叫声中,已经有十七人被石砸中。

  悲嘶之中,六十匹马纷纷被砸死或滚向被下。

  剩下之四十七人见状,只好抢救同伴。白虎大功告成,立即愉快的沿山掠去。此时的申正义夫妇正好负伤率十六名弟子逃入林中,双环帮人员不甘心的随后追去了哩!

  一山又一山,深夜时分,申正义诸人已经摆追兵,他们松了一口气,立即裹伤歇息了。

  且说骆拓二人由断魂坡摆追兵之后,他们不敢停留的继续驰去,良久之后,他们已经接近镇甸。

  “公子,你先裹伤吧!”“也好,座骑也疲累了!”两人一入镇甸,立即投宿客栈。

  一夜无话,翌上午,他们再度启程不久,便听见商旅谈论荒郊死了三百余人之事。他们不由神色一惨!他们商议不久,便联袂北上。午后时分。他们由丐带弟子口中获悉申正义夫妇并未遇害,他们松了一口气,立即托丐帮报平安及找申正义夫妇。

  他们刚赶往合肥托庇于骆驼。三之后,他们正在酒楼用膳,石玉燕二人也停马上楼,石玉燕乍见骆拓二人立即欣然上前会面。

  双方互谈之下,不由摇头暗暗叹息。神萧仙子更暗暗担心故乡的老哥会遭到黑胡盟迫害。二月二十七下午,他们终于抵达合肥。

  他们赴府衙一探听,却知骆驼在昨天前往凤,于是,他们二话不说的立即驰往凤

  第三天中午,他们一抵达凤县衙附近,便见不少人聚集在衙前,他们停妥座骑,立即上前瞧着。

  原来,甄贤按照白天台指点已经清理要那些赌坊及院,今天正是公开标售之,不少商人皆热烈参加。

  甄贤拒收红包又严下属收红包,加上他勤政爱民,所以才有如此多的商人信任他及支持今的行动。

  骆驼和甄贤坐在一旁瞧着热烈情景,不由频笑容。

  又过了半个时辰,所有的店面皆标售完毕,甄贤立即起身道:“鸣谢各位共襄盛举完成此次标售行动。”

  众人立即报以掌声。甄贤又道:“虽然这些店面的主人皆已过世,又无近亲在本城,本官仍然按规定为他们的亲人保管款项半年。”

  “本官会公告招领,另请各位乡亲转告他们,半年之后,未被领走之款项便充作本城之急难专用基金。”

  众人立即报以掌声。“谢谢大家光临,请得标者入内洽办手续。”人群渐散,得标之人亦欣然入衙缴款及领走地状。

  骆拓向衙役通报不久,衙役便请他和三女入衙内。骆驼在后院接见他们道:“发生何事?你们为何折返?”

  骆拓立即扼要叙述双环帮及黑胡盟行凶威胁这经过。骆驼点头道:“申姑娘,你放心。令尊及令堂已经安然会合丐帮之人,嘉定亦未传出凶噩,令兄判系平安。”

  神萧仙子颔首道:“谢谢大人!”骆驼向石玉燕道:“石姑娘,令尊既然吩咐你暂居本城,吾方才购得一座庄院,你们就暂时居住吧!”

  “申姑娘不妨暂时和石姑娘作伴!”

  “是!”“拓儿,你暂时易容保护三位姑娘吧!”“是!”“吾尚有事必须留在此地,你们跟衙役前往庄院吧!”

  说着,他已经外出。不久,骆拓和三女已经跟着一名衙役离去。没多久,他们已经进入黑龙以前居住之“龙园”立见六对青年男女正在内外打扫,衙役立即召来他们。

  衙役指着骆拓道:“这位公子便是骆大人之公子,他们四人暂居此地,你们得好生侍候他们,别丢凤人之脸。”

  “是!见过公于!”骆拓含笑还礼道:“免礼。你们忙吧!”他向衙役致谢,便陪三女入内挑房间。黑龙虽然死去甚久,一切摆饰

  仍然保留着,骆拓四人瞧了不久,便满意的各自入房净身更衣。

  午后时分,下人们通知用膳,他们便欣然人厅用膳。

  膳后,他们便各自入房舒驰连之紧张身心。

  此时的青龙白虎正好向白鹤报告跟踪之所见所行及骆拓四人已经定居龙园,白鹤不由含笑抚须。

  不久,他愉快的道:“黑胡盟必然会派人来此,你们就以魔剑招宰了他们,俾凤再来一场更大的拼斗。”

  “是!”“金刚诸人劫申秋,必有一番激动,白虎负责探听消息及留心黑胡盟及黑道人物入城之事。”“是!”“青龙,你回去瞧瞧儿子吧!”

  “玉娇分娩啦!”

  “不错!她在四天前为你添了一个壮丁,恭喜!”

  说着,他已送出一个红包。“谢谢主人,小的愿意留在此地…”“不必,一个月之内,本地不会有事,启程吧!”“是!谢谢主人!”

  说着,青龙立即欣然离去。白鹤向白虎道:“敏玉也该有喜讯了把?”“是的!她该在六月中旬分娩。”

  “呵呵!很好,辛苦些,宰了铁全,大家便可以享福啦!”

  “是!小的告退。”说着,他立即行扎退去。

  白鹤不由忖道:“胡老千为何尚未出现呢?怪啦!”他立即品茗思忖着。

  此时,黑胡盟堂主金刚正好率众进入嘉定城,他们大摇大摆的步入酒楼,立即点妥酒菜及品茗着。这批白衣黑胡壮汉立即引这众人的注意。

  金刚诸人却视若无睹的取用酒菜。没多久,嘉定城的黑道人物纷纷进来请安啦!金刚问道:“申秋在家否?”

  “在!他找了四、五百名帮手哩!“嘿嘿!很好,本堂主倒要看准和本盟作对!”

  “小的可有技劳之处?”“很好,跟吾走吧!”“是!”不久,金刚已经率众浩浩的离去。申家庄位于城郊,它占地颇广又盖得美伦美奂,乃是嘉定之另一观光胜地,不过,此时却是紧绷着肃杀之气。

  金刚一抵达申家庄附近,便率众一字排开立着,他刚昂头站在门前中央处瞧着院中之人群。

  门房立即怯生生的道:“各位有何指教?”

  站在金刚左侧之青年立即道:“黑胡盟金堂主有请申秋公子。”“请稍候!立见申秋在五名中年人陪同下缓步行来。金刚见状,不由泛出不屑的笑容。

  申秋一停在三丈外,立即道:“有何指教?”“你便是申秋?”

  “正是!”“俊的哩!你据实回答一句话,石玉燕中意你否?”

  申秋早已获讯,立即答道:“石姑娘未曾表示过心意。”“妈的!你们在踢皮球耍本堂主呀?石再世说石玉燕中意你,你又说他未曾表示过,你把话说明白。”

  “堂主何不找石玉燕来此澄清呢?”

  “好主意,不过,你得跟本堂主去见她。”“家父母不在家,在下不便离家。”“少来,去不去,一句话?”“恕在下不方便!”

  “上!”黑胡盟弟子立即一起劈向围墙。“砰…”声中,砖石纷纷飞向院中之人群。黑胡盟弟子立即凶悍的扑入院中。

  金刚更是单独扑向申秋。五位中年人喝句:“住手!”使各劈来一掌。金刚哈哈一笑,双掌便向前一推。“轰轰!”声中,五名中年人不由向后一晃。

  金刚向后翻落地面,立即大步行去道:“桐柏五义,你们既然想找死,本堂主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桐柏五义立即仗剑扑来。金刚立即扬掌疾劈。别看金刚又壮又高,他的动作却十分灵敏,桐柏五义联手之下,居然无法取得上风,五人不由暗急。

  申秋闪身拔剑,便攻向一人。

  院中之九百余人立即腾打杀不已!黑胡盟之成员皆是高头大马的壮汉,加上他们的彪焊作风,着非必要,实在无人愿意惹这群凶鬼煞神。

  此时他们一发威,果其高人一等,加上峨嵋派俗家高手皆已被申正义带走,眼前这批人更是难以抵抗。

  不过,他们仍然斗志昂扬的拼斗着,因为,他们如果失败,本城即将由黑道把持,他们的家人必然不好过呀!

  所以,战况甚为烈。

  半个时辰之后,桐柏五义已经有三人负伤,金刚的背部虽然挨了一剑,他反而更彪悍的扑杀着。

  相对之下,桐柏五义只能以守待攻啦!申家所邀来之五百余人如今只剩下三百余人啦!

  黑胡盟成员却只死了人五十一人及二十人负伤。

  形势越来越有利于黑胡盟啦!申秋见状,立即协助桐柏五义扑杀金刚,可是,他立即被副堂主温景泰拦住,他只好全力出招。

  温景泰手持狼牙施展“八方风雨”狠招,呼呼之中,影如山,申秋已经频频闪躲着。

  立见三名申家庄庄丁持剑扑攻而来。

  可是,一阵阵砰响之后,三名庄丁已经脑袋开花惨死,申秋怒火一冲,立即全力扑攻而去。不到盏茶时间,只听“当!”一声,申秋的宝剑乍被狼牙砸中,他那握剑的虎口立即迸裂溢血。

  他的神色一变,立即剑退去。“嘿嘿!小子,你往那儿逃?”

  “呼…”声中,温景泰已经抡追攻着。

  不到六招,申秋的宝剑已经被扫飞出去,温景泰嘿嘿一笑右臂顺势一抡,便轮向申秋的右肩。

  申秋的虎口再裂,鲜血更是而出,他正在咬牙忍住疼,乍见狼牙砸来,立即仰身闪。

  温景泰顺势抬脚,立即踢翻申秋。“砰”的一声,申秋刚被踢倒,心口已被踩上。“嘿嘿!小子,你神气不了吧?”“砰!”一声,他已踢上申秋的“麻

  他抓起申秋,便掷向一名负伤的手下道:“着牢啦!”

  说着,他已抡扑杀附近之人。申秋一遭缚,申家之亲友立即扑攻不已。战况因而更加白热化。血纷飞。惨叫这天!又过了半个时辰,现场尚有八十五名黑胡盟人员在扑杀一百一十名申家之亲友,尸体及鲜血则遍布于庄院。

  倏听一声:“阿弥陀佛!”一群女尼已经出现。

  峨嵋掌门云心师太乍见惨状,不由又宣句佛号。

  金刚又劈破一颗脑瓜子,便收招喝道:“云心,你来于什么?你搞清楚些,峨嵋派惹得了本盟吗?”

  “阿弥陀佛!施主为何大动干戈呢?”

  “本盟少盟主中意飞燕,飞燕之父却表示她中意申秋,偏偏申秋不肯承认,本堂主才要请他去和石再世对质。”

  “阿弥陀佛,堂主何不候申庄主返此再议呢?”“本堂主无此耐!”“施主…”“够啦!本堂主已经把话言明,你若要动手,来吧!”

  “阿弥陀佛,施主不妨听贫尼一言,施主把申施主交给贫尼,老尼保证他会和申庄主赴贵盟作个代。”

  “不必如此麻烦。”

  说着,他已转身扑攻向一人。“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恕贫尼染血。”

  言讫,她已闪向金刚。其余的女尼亦拔剑驰援。云心师太一近金刚,立即挥拂尘攻去。“妈的!老贼尼,着掌!”双掌如飞,劲气疾卷而去。

  云心师太闪身挥动拂尘,从容的化解掌劲。峨嵋群尼则以多攻少的围攻向黑胡盟人员。

  那名负伤之黑胡盟人员以剑抵着申秋做为护身符。半个时辰之后,云心师太一制倒金刚,立即喝道:“住手!”

  双方立即收招退去。云心师太向金刚道:“放了申施主,贫尼便任你离去。”

  “放人!”申秋心口之剑尖移开,立即有两人上前始走申秋。云心师太喝句:“走!”他们便和群尼离去。

  云心师太道句:“得罪啦!”立即解开金刚的道。金刚瞪道:“老贼尼,听着,不出一个月,本盟会踏平峨嵋,妈的!走”说着,他已经大步离去。

  剩下的黑胡盟人员立即扶着伤者跟去。云心师太宣句佛号,便凝容离去。她一返回峨嵋派,立即派人向青城派及点苍求援。

  三月一,白家庄内外张灯结彩,因为。白蛲龙和何贵梅将在午时拜堂成亲,这乃是白家庄的天大喜事呀!

  由于白家不愿张扬,所以,现场并没有多少的贺客。童智在一大早便陪老母及爱前来报到。县太爷甄贤一身便服的陪老母于午时前抵达之后,经过白天台及何百川再三邀请,甄贤方始坐上征婚人的位子。

  午时一到,乐声飘扬甩鞭炮声中,白蛲龙和何贵梅欣然依礼拜堂,众人亦泛出笑容祝福着。礼成之后,众人便欣然入席。

  却见一位瘦小中年人及青年来到大门前,白虎乍见中年人,立即直接掠到门前道:“胡爷有何指教?”

  来人正是以赌术及易容术闻名江湖之胡老千,只见他望着白虎道:“老弟,好眼力,童智在否?”

  白虎立即侧身肃容道:“在,请!”

  胡老千仍然停身道:“你不想知道吾找童智之用意吗?”“胡爷睿智,在下无从揣测矣!”“好小子,你救过小女吧?”

  “是的!不过,在下只是跟着童智凑热闹而已!”

  “很好,收下吧!”说着,一个红包已飞向白虎。白虎收下红包道:“谢啦!请”胡老千父女便含笑入内。

  白天台早在胡老千父女出现之时,便以传音入密向童智吩咐,所以,童智已经含笑走到厅前等候着。

  胡老千踏阶而上,立即注视童智。童智则含笑拱手道:“参见大叔。”

  “嗯!很好,很好,哈哈!”胡老千一接近,便拍拍童智的右肩道:“咱们待会好好聊聊吧!”

  “是!”白天台上前招呼道:“胡爷,请!”“打扰员外,恭喜!”“佳宾茬临,请!”“请!”白天台立即安排胡老千父女坐在童智夫妇身旁。

  胡者千取出红包道:“员外,恭喜!吾不请自来,别介意!”“荣幸之至,谢谢!”他一收下红包,立即斟酒道:“大家尽兴吧!”喜宴便正式的展开。

  此时的白鹤和青龙、白虎在书房用膳,只听白鹤道:“胡老千终于来了,你们可以行动啦!”

  “是!”白鹤含笑道:“看来胡老千对智儿颇有好感,此事对咱们颇有帮助,你们就放手去做,别考虑太多!”

  “是!”三人便欣然取用酒菜。半个时辰之后,喜筵一结束,胡老千便和童智步入客房内,立见胡老千取出一个红包道:“铭谢你搭救小女。”

  “理该效劳,心领!”“收下吧!吾不喜欢太拘束之人。”“是!贪财!”“你对小女的印象如何?”

  “直,敢爱敢恨!”“还有呢?她会不会大任啦!”“有一些些,不过,那是因为她个性直之故。”

  “哈哈!说得好,你师承何人直?”“家传之学及另有奇遇。”“令尊是…”“先父辉宏。”

  “童辉宏?青萍客吗?”“正是!”“听说令堂便是白凤?”“家母不提名讳!”

  “吾明白,以令堂之来历,今世之人罕有人能够明白,不过,吾倒想知道令尊为何英年早逝?”

  “先父遭一批蒙面人所创,迄今不知对方立来历。”

  “你不打算复仇吗?”“待机吧!”

  你一直守在家中,恐怕不易访到仇踪哩!”“在下尚未练成武功,不便外出访仇。”

  “吾倒可以提供一些资料,谈谈昔年之线索吧!”“谢谢!在下自行解决。”“你对吾不放心吗?”“请前辈别误会,家母执意如此!”

  “吾要和令堂一叙!”“抱歉!家母研判前辈会有此提议,已经吩咐在下婉拒。”

  “不行,吾一定要办妥此事。”“抱歉!”

  “吾一向独来独往,吾一生罕欠别人之情,你两度搭救小女,吾一定要为你做一件事,你不得拒绝。”

  童智一扬手中之红包道:“在下已经受礼。”

  “小事一件,吾意已决,别多言了。”说着,他立即起身。“前辈,请勿影响在下一家的清静。”“放心,吾会安排妥当。”

  说着,他们父女立即离去。童智只好快步跟他们出来。不久,白天台夫妇已经来道:“胡爷多坐一会吧!”

  胡老千摇头道:“吾该走啦!”说着,他们已经朝外行去。白天台和童智送他们到大门外之后,白天台立即道:“智儿,去书房向外公禀报此事,他已在候你。”

  童智立即应是离去。

  不久,他一步入书房,便见白鹤单独坐在桌旁品茗,他立即上前递出银票道:“胡老千以此银票谢恩。”

  “收下吧!他和你谈些什么?”童智立即仔细叙述经过情形。

  白鹤稍加思忖道:“很好,智儿,你可以行动啦!”

  “真的呀?太好啦!”“听着,吾将安排胡老千父女于白燕湖畔遭黑道人物围攻,你再侍机出手,后再利用黑道人物你入黑道。”

  “是!”“你不担心小瑶吗?”“爷爷必会有所安排。“不错!她们将作人质,俾让黑道人物便于控制你,只要你巧妙应变,她们便会没事,吾亦会吩咐白虎暗中保护。”

  “是!”“你混入黑道之后,必须掌握冷静及凶残之杀手原则,唯有如此才可以引铁全的注意及接近他。”

  “是!”“黑道之中不乏,你不妨施展‘美男计’,因为,一个女人强过上百个男人,她们常会发生妙效。”

  “是!”“总之,为了复仇,必须不择手段。”

  “是!”他们两人在此地交谈。胡老千父女则坐在白石山顶之凉亭中,胡老千不由嘀咕道:“童智这小子瞧不起吾。”

  “爹误会了,他不是这种人。”“丫头,你喜欢他啦?”

  “我…没有,他已有窒啦!”“他为何不肯道出仇家线索呢?”

  “他们一直在秘密进行,当然不愿意别人介入呀!”“他们一直躲在家中,凭什么秘密进行?”

  “爹有否发现白家喜事办得怪的?”

  “嗯!不错,以白家在凤之声望,喜事应该很热闹。”“童智凭啥在场?”“这…莫非他和白家有渊源?”“甚有可能,说不定白家在协助他。”

  “吾不管这些啦!吾非协助他不可,你说实话,你喜欢他吗?”

  “我…我…”“丫头,你若喜欢他,吾自有打算,否则…”

  “人家喜欢他嘛!”“哈哈!好,咱们去找‘老鼠’吧!”

  “好点子,谢谢爹。”“丫头,否必须先把话说清楚,你后和他所生之子,一定得留一个性胡,你可别让吾对不起列祖列宗哦!”“好嘛!讨厌!”两人便愉快的掠向山下。倏见远处斜坡大石后悄悄站起一人,他正是白虎,只见他微微一笑,便含笑从容的行向白家庄。  Www.LmAnGXs.COM 
上一章   奶 霸   下一章 ( → )
《奶 霸》是全本小说《奶 霸》中的精彩章节,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