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架空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厂花情缘 狌奴军团 国色天香 卻望红杏 一屋二夫 夺媳战争 假面人生 沨流教师 战败为奴 情栬故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流氓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奶 霸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6  时间:2019/11/25  字数:10641 
上一章   ‮计人美展施哥酷 章六十第‬    下一章 ( → )
  武汉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加上工商发达,它一向热闹纷纷,如今,它更是充满了人及杀气。

  因为,天霸帮已经在此驻守二个月余,黑胡盟之人更是在今天上午浩浩的入城,而且住进城北一带之客栈。

  一场大规模的黑道火拼即将展开啦!

  吴汉一入座,温景泰立即道:“禀盟主!葛天霸已经收下战帖,今天晚上子时在河衅一决死战。”

  “很好!先派人布椿!”温景泰立即应是离去。

  吴汉斟酒道:“贤婿!今夜全看你啦!“没问题!瞧我的!”“哈哈!很好!干!"

  两人立即欣然干杯。膳后,童智带血魂返房之后,立即运功。

  黄昏时分,他拍开血魂的道,道:“小心些!”

  “嗯!谢谢你!’

  她欣喜的立即送上一记热吻。一番绵之后,他们方始陪吴汉用膳。膳后,童智立即返房运功。血魂更是迫不及待的练功着。

  亥初时分.童智一启门,便见二名青年行礼道:“禀副座!奉盟主圣谕;属下二人留下来陪她!”“嗯!小心些!”

  他会合吴汉,便联袂外出。

  不久,他们已经率众来到江畔,立见六十支火把架在四周的高架上,葛天霸则端坐在太师椅上。

  他凝视童智道:“姓童的,你还有脸见吾吗?”

  童智淡然笑道:“良禽择木而栖!”

  “呸!拉出来!”立见翠芳被两名壮汉拉出,她一见到童智,立即道:“副座!”

  童智神色一变,道:“你没事吧?”

  “我…我…”葛天霸嘿嘿笑道;“你走之后,她天天有男人陪,乐哩?”

  翠芳立即低泣着。童智道:“葛天霸,你若是汉子,就别欺负弱女子。”

  “嘿嘿!你敢背叛,她便要代你受罪!”“没用的男人!”嘿嘿!吾给你一个机会,你若要她,你就宰了吴汉。”

  “老套,办不到!”“好!很好!撕!”两名壮汉立即各按住翠芳的颈侧,再抓肩向外一拉。

  翠芳惨叫一声,立即被撕成两半。血,不少人为之低头。童智吼道:“王八蛋!”便疾扑过去。

  立即有一百人疾来匕首。一百人强弩手更是疾来弓箭。

  童智震掌一劈,便继续冲去。立即有八人挥动巨斧砍来。童智扬掌劈开二斧,立即疾劈双掌。八名巨斧手立即被劈飞四人。他凶残的疾劈猛扫着。

  翠芳之死使他歉疚的疯狂屠杀着,他四周之人便在轰隆声中带着惨叫声向外疾飞而去。血纷飞!

  惨叫声盖过涛声。

  吴汉早巳率众杀向西侧,任由童智在中央大开杀戒,不出一个时辰,吴汉诸人便己经掌握了优势。

  童智至少已经宰了五百人,可是,他不但不累,而且更神勇.更凶残的屠杀,他所至之处,便是血纷飞,

  隐在远处江面船上观战的各派高手不由大骇!

  胡老千父女和老鼠隐在一条快舟上观看迄今,老鼠不由嘘口气道:“煞星!他是煞星转世,胡爷!走吧!”

  “我…丫头,走吧!“爹!我要再看下去!”“死心吧!你不能跟这种人生活。”“我…我…”

  老鼠道:”此人不但武功高,而且心狠,换了任何人绝对狠不下心宰如此多人,他是煞星,别去沾他!”

  “可是…可是…”胡老千道:“他是煞星,他是不祥之人,别沾他。“

  说着,他已经以掌催舟驰向远处。胡佩秀叹口气,便低下头。

  老鼠道:“世上有此煞星,吾该隐遁啦!”胡老千摇摇头:继续催舟而去。

  此时的峨嵋派长老申正义夫妇陪着飞鸿马场场主石再世夫妇共同在船上观战,四人皆瞧得神色连变,却不吭半句。各派之人更是瞧得肝胆俱寒!  ‘

  丑未时分,斗双方在砍杀将近两个时辰之后,皆已经疲累,唯独童智仍然在扑杀,而且杀向向葛天霸。

  葛天霸原本有一百名铁卫,如今只剩下他一人,而且他已经被童智毁去右臂及左腿,童智正在逗着他。

  葛天霸吼道:“小子!你宰了我吧?”“还早啦!”

  “砰!”一声,葛天霸立即捂腹飞出去。

  他撞上一具尸体,立即吐血。童智一弹指,立即弹破他的右肘,他惨叫一声,立即以左手拖爬着身子。童智再弹—指,便弹破他的左肘。  , .

  “小子!你好狠!”“嚼舌自尽吧!”“我…我…”

  “你还留恋什么?”说着,他已经中他的“气海

  “啊!小子!你毁了我的功力?”“嚼舌自尽吧!”“我…我…”

  “算啦!侍候他吧!”十名壮汉立即应是掠去。他们一掠近,便挥连砸。葛天霸便在惨叫声中被砸成酱。

  童智一见尚有一千八百余名黑胡盟之人在围杀五、六百人,他嘘了一口气,立即坐在地上运功。

  立即有四名弟子自动前来守护。

  又过了半个时辰,拼斗终于结束,吴汉哈哈笑道:“胜啦!成功啦!”剩下的一千四百余人立即欢呼着。童智含笑起身道:“爹!恭喜你!”

  “哈哈!贤婿!此役全仗你协助,咱们成功啦!哈哈”倏听江面传宋宏喝道:“吴汉!吾女在何处?”

  说着,申正义夫妇已经和石再世夫妇掠上岸。刷的一声中,峨嵋各派之人亦纷纷掠上岸。

  吴汉喝道:“姓申的!本座已经多次提过,令媛不在本座手上。”

  “你仍在狡赖吗?”石再世道:“吾女呢?”“令嫒也不再本座的手上,你们别烦本座啦!”

  “住口!快出吾女来!”“妈的!你敢再胡说八道,本座就宰掉你!”“宰…好!来吧!”一声喊杀,二、三千名各派高手已经冲去。

  吴汉喝句杀,立即率众扑去。一场战立即展开。

  黑胡盟方才连续拼斗二、三个时辰,此时拖着疲劳的身子出击,反观各派高手却是以逸待劳哩!”

  不出盏茶时间,石再世便和申正义联手戮了吴汉一剑,立见他惨叫一声,左手已经捂着右腹。

  申正义二人立即全力扑攻着。吴汉猛挥狼牙拼命的防守着。他匆匆一瞥四周,立即吼道:“贤婿!救我呀!”

  童智早己趁溜掉,他明明听见吴汉的喊叫声音,他却加速离去,不久,他已经进入客栈。

  他—入房;便见血魂站在两个包袱之间,她的身后则躺着两面具尸体。显然,她已经身,而且搜刮了不少财物。

  “智哥!”“红妹!”四臂一张,两人便搂吻着。良久之后,两人扮成中年人,便由童智驾车送她离去。

  江边之斗一直延伸到天亮,方始结束;申正义嘘口气道:“干净了!江湖从此干净啦!”

  石再世踢破吴汉的首级道:“可惜,燕儿失踪了!”

  “唉!小女一定也遭遇不测啦!”二人叹口气,便陪双妇清理现场。

  剩下的九百余人便含笑在现场忙碌着。

  黑木崖,它似一段黑木般峙立于云贵高愿,它的上方终年罩于朦胧之中,世人根本不知其真面目。

  近五十年来.黑术崖一直是世人心目中之地,固为,世上第一的巨头铁全便住在黑木崖上之黑木庄内。

  黑木庄并无片瓦只砖,它完全是由无数的组成,铁全及其心腹便是置身于这些之中。

  黑木崖又直又滑,而且寸草不生,世人根本无法攀登;黑木崖之人却是如履平地的轻易上下着。

  光凭他们的轻功便骇退世人哩!中秋当天上年,童智和血魂一来到山下,血魂立即昂首长啸一声,再短啸二声,云间立即传出叮当铃响。

  血魂含笑道:“恩师知道我回来了。”

  “我们如何上去?”“你抱我好吗?”“乐意之至!包袱交给你啦!”血魂立即欣然接过两个包袱。童智拦一抱,便向上掠去。

  他—掠即高达五十丈.只见了他朝一块小凸石一踏,身子便入云雾间,血魂立即指向一处口。

  童智一沉气.便踏上口。立听:“恭姑娘!”血魂一跃入,便欣然道:“快见过童公子!”

  “是!海棠见过童公子!”“兔礼!”血魂将包袱递给海棠,便含笑入内。  。

  内不但平滑,而且沿途皆有明珠引道,童智跟行不久,便进入—个开室,立见—位魁梧老者坐在虎皮椅上。

  血魂立即含笑上前下跪道:“参见恩师!”

  童智亦下跪道:“童智参见铁全!”

  “嗯!你便是掌指双绝吗?”“正是!”“很好!红儿,你为何失掉一个半身?”

  “徒儿不慎遭吴汉父女所制,童智公子深明大义搭救!”

  “唔!吴汉巳垮,你知道吗?”“知道!那是意料中之事,峨嵋诸派渔翁得利矣!”“不错!你为何陪他返回此地?”  、

  “徒儿有两个目的,其一,他堪够恩师砌磋,其二,徒儿已是他的人。”说着,她便脸红的低下头。

  “晤!你居然会动情!呵呵…”“恩师别取笑人家嘛!”“呵呵!你为何动情!”“他值得人家爱嘛!”“呵呵!吾不信!”请恩师替人家切切脉!”

  说着,她便上前递出右手,铁全搭上她的右腕不久,立即呵呵笑道:“难得呀!呵…”“恩师成全人家嘛!”“据实说!他能足你吗?”血魂便脸红的点点头。

  “吾不信!吾要当面瞧瞧!”“恩师别这样嘛,他会难为情。”

  “呵呵!你越护着他,吾越要瞧瞧,海棠!”一直提包袱站在口之海棠立即入内道:“恭聆主人圣谕!”

  “你陪陪童公子!”“是!”海棠走到右侧石,立即宽衣。不久,一具丰腴体已经仰躺在石上。

  “铁全含笑道:“童智!该你的啦?”

  童智微微—笑,立即上前宽衣。不久,他搂着海棠大刀阔斧的厮杀着。海棠则熟练的旋臂扭合着。

  半个时辰之后,童智加速进玫,海棠不由喔喔连连,铁全含笑道:“够彪悍!不知他能够支撑多久?”

  血魂脸红的道:“二个时辰!”“当真?很好!很好!”“恩师莫非在替雪妹或梅妹择孙婿?”呵呵!好丫头!你真精明呀!”

  “徒儿有幸和二位妹子同侍一夫,喜甚!”“吾尚未决定要将她们一起嫁给他呀!”

  “举世男子逾千万,唯他特殊矣!”“你去邀她们来吧!”血魂立即欣然行向左侧通道。

  不久,二位白衣少女已经联袂跟着血魂入内,她们一瞄童智,立即双目一亮,而且止步多看了几眼。

  铁全呵呵笑道:“果真女大不中留!”

  二女立即上前道:“参见爷爷!”“呵呵!坐下来瞧瞧吧!”三女便联袂坐在一旁。

  此时的童智存心展现实力,足见他半屈左腿而立,右膝一跪,便兜着梅棠的圆及疾速顶不己!

  “叭…”声音立即赛过西北雨!他一气呵成的猛顶五百下,海棠已经叫连连,血魂是过来人,她不由脸红心促的坐不安稳啦!二位少女亦呼吸急促着。

  童智疾速催动丹田真’“小智”立即硬不小,他又疾顶五百下之后.海棠已经汗下如雨的尖叫不巳啦!

  他又冲刺不久,海棠终于频频求饶。童智一放下她,她立即摊直四肢的呻着。  ,

  童智哈哈一笑,立即起身。青筋毕的“小智”立即抖颤不已!

  二位少女双目一直.不由猛口水。铁全呵呵笑道:“够彪悍!很好!”血魂接道;“二位妹子开金口吧!”二女互视一眼,便脸红的低头。

  铁全呵呵笑道:“童智!你能接吾一掌否?”“请!”铁全呵呵一笑,右手便按向右侧崖壁。“波!”一声,壁上巳出现三寸深之掌印。

  铁全呵呵笑道:“童智!你若能接吾一掌,你便可以娶红儿,你若再接一掌,可在雪儿及梅儿二人之中择一。” 。

  “在下若能接下第三掌呢?”“呵呵!有气魄!三女全归你!”

  “谢你!请!”说着,他立即提气凝立。“小智?”立即似气般缩小及垂下。铁全怔道:“这是何种心法?”

  “请铁老出掌!”“好!看掌!”

  。“波!”—声,童智的右腹衣衫立即破出一个掌印,童智只是微微一晃,立即含笑道:“红妹!你是我的啦!”血魂立即春风满面的点头。

  铁全倏抬右掌,童智的左腹衣衫又破出一个掌印,童智晃了一下,便指向右侧少女道:“姑娘芳讳?”

  少女立即脸红的道:“我是诸玉雪!“谢谢!你是我的啦!”

  她不由脸红的低下头。

  铁全再挥右掌,童智的“膻中”倏中一掌,立见他闷哼一声,背部微弓,再徐徐的吐出一口长气。三女却吓得一起啊了一声。

  铁全呵呵笑道:“奇才!三女全归你啦!”

  童智嘘口气道:“叩见爷爷!”三女便跟下跪叩头。“呵呵!起来吧!”

  “是!”四人一起身血魂便拿来两个包袱道:“禀恩师!智哥借花献佛,以吴汉之二千余万两银于作聘定亲。”

  “呵呵!很好赏给你们吧!”

  四人立即欣然道谢。“你们带智儿到处走走吧!”是!”童智一穿衣,便和三女寓去。立见一对中年夫妇入内,只听中年人道:“爹太宠他了吧?”

  “不!她的遭遇,你们完全明白,足证他没有安全顾虑,其次,以他之修为,吾亦非其敌,何不予以拢络呢?”

  “爹培植他掌黑道吗?”  .

  “不!该你出头了,你已经等侯太久了吧?”“谢谢爹!”“记住!中取胜!”

  “是!愚婿可带走多少人?”“全部带走吧!只留下四名侍女即可!”“谢谢爹!”二人立即欣然行礼退去。

  铁全向梅棠招手道:“吧!”  ‘

  “是的!”“只要你替吾注意他,吾准你每月接近他一次。”“是!谢谢主人!”铁全呵呵一笑,立即步返中央室内。

  且说童智陪三女先返回血魂房中放妥包袱之后,他们便进入诸玉雪及诸玉梅房中,立见崖角有一池水。

  血魂含笑道:“智哥别小看这池水,它是灵泉哩!二位妹子的健美身材及细肌肤完全在此池内泡出来哩!”

  二女受用的立即一笑。童智蹲下去掏水一喝,便点头道:“甘甜的!”  —-

  诸玉雪道:“你先入池净身吧!”

  “可以吗?”“嗯!”三女便坐上石聊着。童智一宽衣,立即入池沐浴。阵阵清凉,便使他由头洗到脸。不久,他靠在池畔眯眼享受着。血魂和诸玉梅联袂一走,诸玉雪便在榻前宽衣。

  不久,她全身赤的入池,童智张臂搂住她,立即吻上樱,怪手更在她的体大肆活动着,

  “雪妹!你真美!”“当真?”他托往右轻捏头道:“它大完美啦!“她又乐又,不由嗣体一颤。

  他便吻着右着左

  不久,她已娇嘘嘘的自动宾入,童智故意暗中使气“小智”立即硬的令她动弹不得。

  他则来回的抚。没多久,她受不了的自扭着。

  裂疼加上酥酸,使她又喜又怕着,童智一翻身.便开始进攻。

  “轻…轻些…”他徐徐嘘气“小智”稍缩之后,他便缓缓前进。不到盏茶时间,她放不已!

  童智立即兴风作啦!池水便哗啦连响啦!他又厮杀半个时辰,她妙体横生的放着。他全力扑杀啦!她叫连连啦!

  她放扭摇圆啦!数度往,她终于乐透啦!他搂住圆快马加鞭的顶着。她也似海棠般哎叫连连啦!  ,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死去活来的呻求饶啦!

  童智再度一番扫,她立即昏去。他嘘了口气,便进出“纪念品。”倏听呵呵笑道:“快扶她上去,别伤了身子。”

  童智唯铁全魂不散,便抱她上。他待她试净之后,他一见铁全已经离去,他立即搂着她及催功收她那珍贵的纯功力。

  不久,他愉快的运功着。

  她早巳乐至三十三天外的含笑昏睡着。

  入夜之后,诸玉雪全身酥软的吃了一些食物,立即上入寐,童智则陪血魂及诸玉梅继续用膳。

  膳后,血魂道“梅妹!你们去吾房.别吵了玉雪!”

  诸玉梅立即脸红的点头。童智和她一入血魂房,便搂吻着她。他一直将她吻得上气不接下气,方始吻上他的粉颈。

  她立即呼呼的宽衣。他便由上一直吻下来。当他吻上她的间,她不由哆嗦的喔了一声及向后一退。

  他立即吻上右抚左。不久,她已酸的扭不已!

  他抱她上,便含笑宽衣。她望着“小智”不由眉开眼笑。可是,当“小智”一入关.她便疼得蹙上柳眉。

  他稍加教训,便吻抚着双。没多久,她已忘了疼痛自行扭着。

  “青春响曲”立即飘扬不已!时光消逝,鼓声更隆。娇声中,更浓。童智花招频频,她乐得开始哼歌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叫连连啦!

  她舍生忘死的扭不已!他更畅的大开杀戒着。终于,她昏入仙境啦!童智匆勿一眨四周,又猛搞她的户。  、

  不久,他已经愉快的运功入定啦!

  诸玉梅却余震不已的唔唔呻呤哩!

  接连半个月,童智每天皆各宰诸家姐妹一场,她们连十五天之后,开口闭口便一直“智哥”啦!

  童智盗来她们的元之后,功力更加的纯,这—夜,他又摆平诸玉梅且运功之后,便悄悄起身。

  他为了方便行动’便身外出。他绕了大半夜,便发现除了铁全及三女之外,只剩下四位侍女,而且外也没有任何人防守。

  他暗暗放在心中,便返搂着诸玉梅入睡。翌上午,他和三女共膳及聊了一阵子,童智便和诸玉雪返房,她立即热情如火的献上香吻及宽衣。

  不久,她含着“小智”品尝着。

  童智轻抚双道:“谁教你此招?”“人家喜欢它嘛!”说着,她立即津津有味的品。童智快听口传来破空声音,他便默听着。“禀主人!胡豹奉命递讯。”

  “进来!”不久,立听铁全道:“准!继续行事!”

  “是!”童智忖道:“哇!他派人在外活动呀!他分明是在捡现成,我必须设法早将他解决掉!”

  诸玉雪却在此时跨坐在他的间。便开始“颠龙倒凤”童智道句妙,立即及抚着双

  她受用的更加努力干活啦!童智得更起劲啦!

  良久之后,她方始呼呼的叭跪在一旁,童智搂着纤,立即大刀阔斧的“隔岸取火”啦!

  她立即叫的顶着。内更是炮声隆隆啦!童智连续施展八种花招,便将她杀得死去活来,懂乘风破的以肩扛起粉腿,便全力冲刺着。

  她受用的叫着。终于,她软绵绵的任他宰割啦!

  他将她弄昏之后,便再度盗采功力。不久,他愉快的运功啦!

  响午时分,血魂入内道:“智哥!咱们陪恩师用膳吧!”

  童智道句好,立即着装,不久,他已和铁全在室内用膳。膳后,铁全含笑道:“智哥,你真罩呀!

  “不敢当!”“呵呵!吾很满意,不过,你们别把身子玩坏了。”

  “是!我不知可为爷爷效什么劳?”“时机未至!歇息吧!”

  “是!”童智一返房,诸玉梅便巴结的低声道:“爹娘奉爷爷的命令带三百人前往中愿,不出半年。必可统一武林。”

  “真的呀?我们该帮帮忙呀!”

  “别急!爷爷会带你去会战各派掌门人。”

  “好呀!”“爷爷吩咐我和姐姐早怀你的孩子,好吗?”“好呀!”“智哥!你真好!”“你们看得起我,我岂能不努力呢?”说着,他已经搂吻着她。

  她欣然的立即除去身上之衣物。

  不久,两人又在搏战啦,铁全招来海掌问道:“他有何异状?”

  “正常!”“多注意些!吾将在近内入定,小心些!”“是!”九九重午时,铁全用过膳,立即道:“吾将自午时起入关一个月,红儿代理一切事务,多注意消息。”

  “是!”铁全嘘口气,立即步入中央内。童智和三女一返房,便各自歇息。

  当天晚上,他痛宰诸玉梅之后,一口气光他的功力一指制死她,然后小心的在上运功。

  丑初时辰,他一收功,便身来到诸玉雪前,立见她粉腿大张及双手捂,显然她正在做“宫美梦”

  童智捂住她的嘴.立即制死她。

  他步入血魂的房中,便见她亦酣睡着。他立即如法泡制的制死她。他又耗了半个时辰,方始制死海棠四女。他嘘了一口气,便凝功行向中央室。

  室口只有一道屏风遮住,他由裂发现铁全入定,他立即摒息进入屏风,再止步瞧着。

  铁全睁眼道:“有何事?”

  “杀你?”“为什么?”

  “童辉宏是先父,白凤是吾母。”“啊!真有此事!吾引狼入室矣!”你罪有应得!”“红儿她们呢?”

  “早在鬼门关候你,出招吧!”“好!吾一向以找不到对手为憾,今就会会你”说着,他立即劈来一掌及弹起身子。

  童智掌一劈,立即出指力。轰隆声中,两人各向右一闪。

  铁全一闪身,立即扑来。

  童智疾弹六记指力,铁全变掌和刀的连切之下,童智的指力巳被切散,更令他到身前。

  童智立即施展身法出招。铁全飘闪如絮,双掌亦指亦掌替的攻着。

  两人战半个时辰,仍然占不了上风,童智心中一急,立即全力猛劈双掌,铁全边闪边喝道:“一垮,你我皆役命。”“无妨!我志在复仇!”

  “吾逾七旬,你正年青,别糊涂!”“哈哈!我毁了全部黑道及你的孙女,够本事啦!”

  ”吾婿巳在扩充地盘。”“各派会消灭他们!”“童智,你我言和,吾不计较一切,财物任你取,如何?”

  “你在哄谁呀!看掌!说着,他巳扬掌猛劈不已!

  轰轰声中,劈立即破损得摇晃着。“小子!咱们到外面去打!”“免,看招!”童智立即疾劈不已!铁全为了自保,只好和童智对掌。

  童智立即喊杀连连的猛劈着。铁全连接一百掌,双臂一麻,便不敢再硬接,童智见状,立即使出全力的猛劈着双掌。

  又过了一阵,人影一闪,白虎已经入内道:“孙公子!小心!”

  “财物在左侧房内,走!”白虎立即向左掠去。童智杀红了眼,立即喊杀的硬劈着。“轰!”一声,铁全巳被震得吐血。

  童智哈哈—笑,立即继续猛劈着。

  白虎带十人入内到处搜刮财物不久,便匆匆离去,童智却在此时狠狠的朝铁全的小腹劈上一掌。铁全惨叫一声,便撞上石壁。  -

  他一吐血,身子便倒弹而出。

  童智再劈二掌,终于劈碎铁全,他欣然掉泪的立即下跪默祷。

  内大小石块纷落,童智便匆匆返房穿上衣靴,不久,他外,立即朝山下疾掠而去。

  他一掠近地面,便见白虎九人已经含笑在二部车前,他哈哈一笑,立即掠去抓着白虎的双手道:“铁全死了!”

  “恭喜少公子!快走吧!”童智立即掠上第一部马车。

  白虎一掠上第二部车,另外九人立即分别驾车及站在车上。

  不久,他们已经冲离黑木崖。

  十月一晚上,童智和白虎各提两个包袱先入白家庄,另外九人则各提两个包袱迅速的跟入庄。

  白天台欣然出道:“恭英雄!”

  “爹糗我啦!”“入内再叙吧!”众人立即欣然入内。白虎诸人立即直接将包袱送入密室。

  童智跟入书房,便见白鹤欣然前来抱住,他道:“不简单!”

  “谢谢外公!我把铁全劈碎啦!”

  “呵呵!太妙啦!他的孙女及血魂呢?”

  “被我宰掉了!不过,他的女婿带三百人出来混水摸鱼哩!”

  “放心!白虎早就派人通知丐帮盯住他们,目前各派正在召集人马,他们过不了这个年啦!”

  “太好啦!外公,我带回铁全不少财物,还有吴汉的藏宝图哩!”说着,他已由袋内取出那个信封。

  白鹤拆信一瞧,立即道:“很好!宝物藏在终南山。”

  “外公!娘呢?”“在房内,快去见她吧!”

  童智一离房,便见白蛲枝站在不远处,他唤句:“枝妹!”立即上前紧搂着她道:“我想煞你们啦!”

  “我们也一样!快见见娘吧!”

  说着,他们便朝前行去。

  他们一入客房,便见白凤,甄氏,狄秋娟各抱一婴,甄惠瑶亦抱一婴俏立一处,白蛲叶则含笑道:“智哥!”

  “叶妹!”童智立即跪向白凤道:“孩儿已劈死铁全。”

  “太好啦!你真是娘的好孩子,快起来吧!”

  童智又向甄氏及狄秋娟行过礼,方始起来。

  众人立即欣然聊着。  WwW.LmAngxS.com 
上一章   奶 霸   下一章 ( → )
《奶 霸》是全本小说《奶 霸》中的精彩章节,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