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
流氓小说网
流氓小说网 军事小说 推理小说 玄幻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架空小说 经典名著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竞技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厂花情缘 狌奴军团 国色天香 卻望红杏 一屋二夫 夺媳战争 假面人生 沨流教师 战败为奴 情栬故事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流氓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奶 霸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46  时间:2019/11/25  字数:11676 
上一章   ‮倒哥帅为愿芳群 章七十第‬    下一章 ( → )
  炮声隆隆响彻清澈寂静的白家庄。

  甄惠瑶旋臂如飞的侍候着童智,童智亦火辣辣韵进攻,两人已经将相思化为实际的行动。

  几度高之后,她软绵绵的呻着。

  他送出纪念品道:“小瑶!谢谢你为我生一对壮丁。”

  “我还要为你生更多的孩子。”好呀”“亲家已经在此搭屋供咱们长相厮守哩!”

  “太好啦!”智哥!你一定拈过不少女人吧?”

  “为什么呢?”你更罩!更人呀!”不错!你介意吗?”我不介意!我知道你是为了复仇!”“谢谢!我搂着她们,却想着你们哩!”“智哥!你真好!”两人便情话绵绵的温存着。一夜便悄悄的消逝了。

  翌一大旱,童智便被婴啼声吵醒.他立即去抱爱子们。

  他来回抱了半个多时辰,仍然舍不得用膳哩!

  膳后,他和三女各抱一子.便登亭赏景,白蛲枝指向上方的人群道:“爹正在建庄,明年三月,咱们便可以迁居啦!”

  “大好啦!咦?花园全部淹掉啦?”是的!两度水患困了—个月哩!”

  “咦?城内怎么那么惨呢?”

  “大水淹走五分之四之屋店,所幸外公指示爹事先存粮及购置建材,大家才能保命重建家园哩!”

  “大功德,一定花了不少钱吧?”“大约花了二千余万两,不过,你上回送回将近三千万两呀!”

  “我此次送回更多哩!”“大家都说你是福将,无往不利哩!”“哈哈!他们太大意,我又走运啦!”

  “智哥!还有一件事要解决哩!”“你是指申姑娘二人吧?”“是的!”我该补偿她们,就怕她们不会原谅我。”

  “放心!我们自从给她们服下神药之后,便一直教她们爱你,你已经是她们的终身依靠呀!”

  “真的呀!太好啦!”“外公已派白虎他们趁着终南山掘宝之时,邀申长老夫妇及石场主夫妇来此聚聚,再提亲事。”

  “太好啦!外公真是‘活孔明’呀!”

  “不错!外公算无遗策呀!”“就怕申石二家不会同意。”“木巳成舟,何况,尚有爹及骆驼捕头说亲呀!”

  “骆总捕头也墨咱们的人呀?”是的!这是秘密哩!”

  “外公真行呀!”“的确!外公正在进行一项济贫行动,对象是黄河灾民及本城灾民,此项功德却全记在爹的份上!”

  “外公真伟大!”“是呀!”四人又聊了一阵子,因为婴啼而返房。

  童智一入书房,白鹤立即道:“智儿,愉快吧!”

  “是呀!轻松哩!”“呵呵!你可以逍遥一辈子啦!”我该如何解决申、石二女呢?”

  “放心!她们巳受药控制,你今夜先和申珍珍合体,在她情之时。你再化解她的药吧!”

  “是!”“吾巳派白虎邀申、石二家来此,他们一定会同意亲事。”

  “谢谢外公!”

  “小事一件!你对胡老千之女有兴趣否?”

  “她…她…”

  “她深爱着你,她和胡老千便隐居在合肥。”“外公认为我该接纳她吗?”“她拖累你不少,她该侍候你!?”

  “外公安排吧!“呵呵,没问题!包你满意!”

  “谢谢外公!“吾早巳吩咐妥枝儿,你去和她聊聊吧!”“是!谢谢外公!”

  童智一入白蛲枝的房中,正好瞧见她在喂,她脸红的一笑,他立即上前轻搂她道:“你丰不少哩!”

  “娘要我们亲自哺婴,既可健美又可滋养婴儿哩!”“辛苦你啦,我很惭愧!”

  “别如此说!若非你以身喂虎的出入黑道人物之中及消灭他们,此地早巳被黑道人物夷为平地啦!”

  “为什么?谁忍心伤害善人呢?”

  “爹的乐善好施,使黑道人物视他为肥羊,中秋时节曾有一批黑道人物来犯,幸被青龙他们联合丐帮弟子予以消灭。”

  “好可恶的家伙。”“别生气,人原本贪婪,譬如上回水灾,便有不少人劫米粮,所幸爹已经全权委托丐帮保管及运送,方始化险为夷哩!”.

  “真可恶!”“别生气!咱们不但平安,而且发了财呀!”“是的!我能够复仇,便很满意啦”“的确!铁全曾经连败各派掌门人,你能杀他,真不简单哩!”

  “他的武功真高,我拼了全力才宰掉他哩!”

  “智哥!咱们今后可以逍遥啦!”“是的!我会善待你们。”“智哥,你早安置珍珍及玉燕吧!她们的家人快来啦!”

  “好呀!我该如何着手呢?”“你今夜先安置珍珍吧!我一直以你的嗓音唤她,你只需温柔的唤她,她便会和你合体,你再候机为她解毒吧!”

  说着,她立即低语着。童智会意的轻轻颔首。

  当天晚上,童智步入客房,便见神萧仙子独坐在窗旁,他立即柔声唤了三句“珍珍!”再轻楼住酥肩。

  她立即唤句智哥及靠了过来。他便连唤珍珍及替她宽衣。

  不久,她果真柔顺的任由他发着。童智心生不忍,便温柔的行动着。

  半个时辰之后,本能之兴奋使她自然的扭着。他立即顺势冲刺着。又过了一个时辰,她汗下如雨的哆嗦着。

  他取出—粒解药便送入她的口中及全力冲刺。

  解药一化开,她立即似醒似昏的呻着。不久,她悠悠的的昏着。童智嘘口气,立即送出纪念品。

  白蛲枝送入热水,便低声道:“成功一半啦!我明晨向她解释之后,你再进来求亲,应该可以圆满如意啦!”

  “谢谢!”童智松口气,便欣然沐浴。浴后,他便入白蛲叶的房内歇息。

  白蛲枝则制昏神萧仙子及温柔的为她净身。

  翌上午,她送入早膳,便解开神萧仙子的道,神萧仙子一醒来,立即张望的道:“这是何处?你是谁?”

  白娆枝含笑道:“这是风白家庄,我是庄主白天台之长女。”

  “我…我记得啦!此地是白大善人之庄院吧?”

  “正是!”“我怎会在此地?我记得我遭擒呀!”“不错!此乃不得已之措施,请听吾言!”

  她立即叙述为何擒来二女之事。“谢谢!不过,我…我似乎…”说着,她巳望向下身。

  白蛲枝含笑道:“外子已和姑娘合体。”

  “啊!他?他是谁?”“掌指双绝童智。”“童智?的!”.“外子原本在白燕湖畔植‮花菊‬,曾多次救过胡姑娘。”是他!你们为何有此安排?”

  “为了消灭黑道,如今已经大功告成。”“黑胡盟及天霸帮全垮啦?”“不错!铁全也死于外子之手中。”当真?他的修为如此之高吗?”

  “全仗你的纯功力之助。”“我…我想静一静?”

  “好!你待会自行用膳吧!”说着,她便含笑离房。童智见状,便在客房歇息着。一个时辰之后,白蛲枝再入房,神萧仙子立即问道:“石姑娘呢?”

  “在此地!你何不入城去瞧瞧!”

  “好!”“不过,令尊及令堂将于近来此,请你匆远离。”

  “他们目前在何处?”“襄!”“我可否直接前往襄?”

  “你明午再和石姑娘一起离去吧!”“好!”说着,她立即直接离去。

  不久,她已经步入正在重建家园的凤城,她逛了一阵子,终于找上一名叫化,她便循线找上一名丐帮支舵主。

  她立即仔细的探听这段期间所发生之事。,

  那位支舵主立即叙述黑道全灭,水灾及白太善人之善行。

  “童智呢?”

  “这是秘密,童公子是白大善人之婿.他为了复仇混入黑道,如今,他已经功成返回白家庄,不过,他们不希望此事外。”

  “呃!可有家父母之消息!”

  “令尊及各派之人昨天在襄围杀铁全之婿,目前正追杀向汉,各派目前正在全力消灭他们。”

  “我明白啦!谢谢!”

  她一离去,立即向城民探听白大善人及童智。她所得到的答案当然是由衷的感激及敬佩啦!她便走到河畔沉思着。当天晚上,她一见袋中有银票,便住进客栈。

  童智则仍然以同样的方式为石玉燕带来高及解毒。

  不久,他便愉快的返房歌息。

  此时的汉城外正在展开拼斗,三千余名各派高手紧紧包围诸飞夫妇及他们的二百余名手下。

  诸飞夫妇原本在这段期间召集了二千余人,可是,经过各派联军追杀五天之后,他们只剩下这批人啦!

  他们为了自保,便全力抵抗着。各派联军已经掌握胜算,便从容轮攻着。‘’

  天亮之后,诸飞夫妇负伤率剩下的十一人突围面出,立见白虎率二十人出面拦截,双方立即展开斗。

  各派联军一追来,白虎请人立即退去。又过了一个多时辰,疲累的诸飞夫妇终于授首。

  各派联军立即互相庆贺及善后事。

  晌午时分,各派联军便入城聚餐庆贺着,白虎含笑一出现,申正义便含笑道:“铭谢阁下及时拦住诸飞诸人。”“小事一件,请瞧瞧此函!”

  说着,他各递给申正义及石再世一函。此二函皆是白天台邀他们共商如何重建点苍及青城二派,他立即同意,而且各率夫人跟着白虎离去。

  此时的骆驼正在合肥城郊的庄中和胡老千见面,立见他含笑道:“本官受人之托来提亲,请海函!”

  “嗯!谁?”“童智愿娶令嫒!”胡佩秀立即双目一亮。胡老千皱眉道:“大人为何替黑道煞星提亲?”

  “哈哈!胡兄此言差矣,胡兄消息不灵矣!”

  “此言何意?”“胡兄近听过各派在追杀铁全之女及婿吧?”

  “听过。”“各派为何敢如此做?铁全为何不吭气?”

  “请大人赐知。”“铁全巳死于童智之手。”“啊!当真?”

  “千真万确!童智系童辉宏之子,他为了复仇混入黑道矣!”

  “天呀!够种!够种!”

  “胡兄同意这门亲事了吧?”

  “同意!欣然同意!”胡佩秀不由羞喜的低下头。

  骆驼含笑道:”姑娘意下如何?”

  胡佩秀便低头道:“由家父作主!”

  “哈哈!本官捞到红包啦!”胡老千哈哈笑道:“没问题!吾非重谢大人不可,不过…”

  “胡兄怀疑本官为何知道内情吗?”“吾只是好奇而巳!”

  “哈哈!神捕之名不虚呀!”“高明!可否赐知内情?”

  “抱歉!本官全仗这一套混饭吃!”“哈哈!行!他目前在何处?”

  “凤白家庄,咱们明启程吧?”“行!不过,目前得先喝几杯。”“行!哈哈!”

  黄昏时分.骆驼带胡老千父女一入白家庄,白天台立即出道:“胡兄大驾光临,敝庄荣幸之至矣!”

  “哈哈!小弟来向白大善人致敬呀!”“不敢当!”

  “凭心而论,你至少可以利用米粮大捞一票,你却用来赈灾,这份功德及襟,实在令小弟无地自容。”“哈哈!言重矣!入内再叙吧!”

  “请!”众人一到厅口,便见童智母女含笑来,骆驼便上前道:“幸不辱命!”

  白凤含笑道:“铭谢大人!”童智立即上前向胡老千下跪道:“参见岳父大人!”“哈哈!好孩子!要得!”

  说着,他巳上前扶起童智。童智道过谢,便望向胡佩秀,她立即脸红的低下头。

  白天台含笑道:“请!请!”、

  众人一入厅,甄惠瑶、白家姐妹、娟娟、小珠、玉环便联抉行礼,白凤含笑道:“秀儿,她们全是你的姐妹!”

  胡佩秀便脸红的行礼道:“见过各位姐蛆!”六女立即亲切的招呼她入座。

  立见白鹤含笑入厅,胡老千便肃容行礼道:“参见白老。”

  “呵呵!兔礼!坐!”众人立即欣然入座。

  白鹤含笑道:“小孙智儿今后尚须仰仗你们指点!”胡者千忙道:“不敢!智儿只身入虎,可谓智勇双全矣!”

  “的确!全仗他忍辱冒险,始能换得天下之太平。”“是的!”“智儿今后将定居于这附近之童家庄,咱们可以抱孙子啦!”

  “是的!全仗白老之福。”“呵呵!咱们已是亲家,别如此客气。”“是!”“智儿此次携回不少黑道的财物,吾打算以天台之名济助灾民及贫困之人,你和天台好好策划一下。”“是!在下尚有私银,愿捐五百万两银于共襄善举。”“呵呵!很好!很好!”胡老千立即自包袱掏出一个锦盒。白天台接过锦盒道:“可否以智儿的名义做此善举?”白鹤望向骆驼道:“如何?”骆驼含笑道:“可以!目前尚有六十件检举童公子肆意杀人之罪行,此次行善,正好可以化解罪名及澄清一切。”呵呵!好吧!”白凤忙道:“会不会有不良的后果呢?”骆驼道:“不会!黑道己灭,各派忙于重建,没人会干涉此事。”“好吧!”白鹤向胡者千道:“智儿不便再拜堂,你可别见怪喔!”“不敢!秀儿有个好归宿,在下便安心啦!”“很好!申正义和石再世近将会抵达此地,若无意外,申、石二位姑娘亦会居住在童家庄。”胡老千怔道:“她们不是劫于天霸帮吗?”“呵呵!那只是吾之一石两鸟之计。”“高明!若非如此,天霸帮及黑胡盟不会提前火拼。”“呵呵!正是!”“高明之至!”立见白蛲龙入内行礼道:“酒莱已经备妥!”顺便邀众人移花厅用膳。这场喜宴便顺利的进行了一个多时辰。膳后,白蛲枝六女陪童智及胡佩秀来到客房门口,她们含笑道贺之后,便笑嘻嘻的联袂离去。他们一入房,便双目一亮。榻前不但摆着一对龙风花烛,榻上更摆着全新的寝具,大红被单应着烛光.更是喜洋洋。柜上、窗上及壁上之喜字更是充满喜气。’胡佩秀不由道:“这儿的下人太能干啦!”“不错!他们的动作真快!”“是呀!”“秀妹!请原谅我以前瞒了你!”“你好坏!我向你求援,你却拒绝我,我险些气炸!”“失礼!”“不过,我现在完全明白你的苦衷了!”“谢谢!”“你投入黑胡盟及天霸帮之后,我哭了好多天哩!”“对不起!”“你和那些恶人在一起,怕不怕?”“不怕!他们反而怕我哩!”“你真罩呀!”“那些家伙只会欺善怕恶而已!”“是呀,我瞧你带黑胡盟宰天霸帮之时,你真厉害哩!你宰了那么多的入,你为何不会心软呢?”“我一想起爹之死及娘之苦,我便恨透那些人。”“我也很恨过人,可是,我很快就心软呀!”“那表示你没有恨入骨!”“或许吧!你恨过我吧?”“我…有一阵子,我不知我对你是爱?是恨哩”“如今,你明白你爱我啦?”“嗯!”他一搂住她,立即吻上樱

  她微微一颤,便紧搂着他。

  他知道她这种直之人最干脆,所以.他猛吻着。“我…唔!晤!去死啦!”“他一吻上粉颈,便为她宽衣。她措手无策的任由他剥皮啦!不久,她已经赤棵的被他捧上榻。她一闭双目.便羞赧的张开粉腿。他去衣衫,便上榻搂吻着她。不久,他专攻双去吻,双手摩不已!“智…哥!别…别逗了!”他一见溪潺潺,便含笑泛舟入内。“唔…智哥!”她企盼巳久之事刹那成真,不由心满意足。他便由缓而急的带她漫游于人生大道上。她由偷听、偷看而亲身体会,真是心满意足矣。一个多时辰之后,她舒畅至极的频呼智哥了。当童智送出纪念品之时,她居然轻泣啦! 在远处客房歇息的胡老千,不由忖道:“好小子!你真行!有你可以制伏这匹倔马,吾可以逍遥下半生啦!”他愉快的嘘口气,便上榻歇息。童智却又温存良久。方始陪胡佩秀净身及入眠。接连三天,童智天天殷勤“灌溉”之下,胡佩秀春风满面的更加丽,她那脆笑声更加的人啦!

  这一夜,童智步入小珠房中,她便羞喜的接。“小珠,你的家人呢?”

  “尚在济南,不过,枝姐己托丐帮送去五万两银票供他们舒适过日子,明年初,他们可能会来访。”

  “太好啦!你也是被迫卖身吗?”“不是!我是被符和的手下用一百两银子强抢来的。”“太可恶了!死有余辜!小珠,你放心我会善待你!”

  “谢谢!”“玉环呢?”“她是开封人!她家经营酒楼,她是被抢来的。”

  “真可恶!抱歉!我没有及早送你们返乡。”“无妨!丐帮皆巳带走我们的平安函。”“太好啦!”

  “智哥,你帮我安排一些事,我不知该做些什么呀?”

  “这…你帮小瑶照顾孩子吧!”“好呀!那两个孩子真可爱哩!”“明年,你也该死有个孩子啦!”她立即脸红的点头及宽衣。

  不久,两人已经身上榻,他立即轻抚体道:“小珠!你的身材真美!符和那家伙果真有眼光。”

  “谢谢智哥的赞美!”童智立即吻抚双。她便温驯的任他爱抚着。不久,大船入港,她仍然温柔的承

  一直又过了一个时辰,她方始被得放合,童智一见到自己的杰作,立即很快的加速冲刺。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终于乐透的呻着。他欣然一吻,便送出纪念品。

  她出沾满落红及汗水之纱巾,满意的笑!他更爱怜的搂吻她啦!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共浴及入眠。

  翌晚上,童智一入玉环的房中.她便羞赧的来。

  童智搂她入怀道:“玉环!想家吗?”“一些些!”“我明年陪你返家一趟,好吗?”

  “好呀!谢谢智哥!”“听说府上经营酒楼?”

  “是的!开封高胜酒楼是先祖留下来之产业。”

  “袁天仁这家伙硬抢你,真可恶!”“智哥别气,事情全部过去了。”

  “向家人报平安否?”“有!巳托丐帮弟子送走家书。”“很好!等城内重建完成,咱们再出走逛逛吧!”

  “好!”童智朝樱一亲,她便羞赧的送上香吻。二人的衣衫立即纷纷被“三振出局”

  他轻抚丰道:“你真美!”

  “几位姐姐更美!”“各具特色!你们能和睦相处,我很高兴,”

  “姐姐们一直很疼我呀!”童智立即愉快的爱抚着。不久,他在滚滚中逆势而入,便开始泛舟。她稍加适应,便大方的合着。人的响曲立即回着。

  这一夕,她不但足,童智也舒畅之至。

  南北佳丽全入他的怀中,他岂能不乐呢?十一月一上午,白虎终于陪申正义夫妇及石再世夫妇返回白家庄,申珍珍及石玉燕则羞赧的跟入。,

  童智便陪白天台及骆驼出。他们一入内,胡老千便笑呵呵的接着。

  他们一入座,童智便下跪请罪,申正义忙道:“贤婿!请起!”

  贤婿!哇!搞定啦!

  石再世亦道;“贤婿,请起!”重智立即恭敬的起来。白凤上前行道:“铭谢二位亲家”

  申正义道:“亲家母言重矣!I辉宏兄生前和吾私颇厚,如今能结良缘,辉宏兄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啦!”“是的!谢谢你们!”白天台立即接他们入厅。

  石再世望着童智道:“铁全当真已死?”“是的!连同其徒血魂及二位孙女也死!”

  “什么?血魂是铁全之徒?”是的!我便是藉她接近及消灭铁全。”

  “高明!高明呀!”申正义问道:“听说铁全已练成金钟罩呀!”

  “他的确很高明!我胜得很吃力。”

  “若非贤婿以身喂虎,武林一片糟矣!”“不敢当!全仗珍妹及燕妹助我粹功力!”二女立即脸红的低下头。申正义问道:“贤婿当初为何有此主意?”

  白天台道:“申兄!此事乃小弟做主,因为,小弟不忍明珠蒙垢!”谢谢!当时之情景实在够险!”

  “各派的确该检讨一下,以避免历史重演。”

  “是的!”“青城及点苍可有复派之计划?”“有!目前已由峨嵋及武当派在策划之中。”“很好!智儿!你说吧!”

  童智一点头,胡佩秀立即以玉盘端入两个锦盒入内,童智便含笑道:“请爹各将盒内之二百万两银子送给二派。”

  申正义及石再世立即神色庄穆。童智道:“我先后由天霸帮、黑胡盟及铁全处取得不少的财物,请爹先收下它们,我另有他事禀报。”

  申正义及石再世立即各收下一个锦盒。童智又道:“当今天下百姓受水患及黑道摧残,已有不少人陷于贫困之中,我打算展开最实际的行动。”:。

  “首先,我捐出四千万两银子请爹及骆大人济助天下贫困之人,其次,我要购买米粮平抑粮价及民心。”

  立见甄惠瑶六女各端锦盘行入。申正义、石再世及骆驼立即肃容接下锦盒。白天台道:“据统计,因为水患,明之米价已经蠢蠢动,若不适时予以抑住,明年不知有多少人会受苦。”

  “所以,吾打算以稍高价收购米粮,再赔价出售,只要明年没有大水患,理该可以稳住粮价照顾黎民。”石再世道:“果真不愧为大善人,吾愿捐三十万两银子。”

  “太好啦!”

  申正义道:“吾亦捐五万两银子。”“大好啦!”

  骆驼道:“本官将动员各地官方的力量劝导商人勿哄抬粮价,若有违犯者.不惜以官方力量予以调查。”

  白天台含笑道:“上策!此外,本城将于近进行筑建河堤工程,吾预定在明年汛期前完成此事。”

  “甄大人将公文呈给府城,请大人代为了解公文进度及催促一番,早动工及提防明年之水患。”

  骆驼点头道:“行!本官会动用上万民夫支援。”“谢谢!工资从优发放!”

  “这项工程耗资不小哩!”“吾和智儿足以负担这五、六百万两银子。”

  “太伟大了!佩服!”哈哈!言重矣!难得各位亲家及亲家母莅临,大家好好聚聚吧!”众人立即移入花厅用膳。膳后,娘子军凑成一堆叙着。男人们则前往淮河畔研商筑堤之事。

  黄昏时分,众人再度聚用膳。膳后,童智和九位矫叙着。

  在白家姐妹穿针引线之下,现场一直没有冷场,尤其胡佩秀的大方直,更是成为全场的重要人物。

  戌初时分,他们一散场,胡佩秀一见童智跟入她的房间,立即低声道:“智哥!你去陪陪珍妹或燕妹吧?”

  “她们旅途疲累,我已有多没有陪你啦!”“智哥,爹要我提件事,我不知如何说哩!”.

  “你太见外了,说吧!”“爹只有我这个女儿,他怕无法向祖宗代哩!”“唔!爹要咱们的孩子姓胡吗?”

  “是的!只要一个即可!”“好呀!你自己挑吧!”

  “谢谢智哥!”她立即兴奋的献上香吻。童智便愉快的享受着。

  不久,两人已经在榻上展开“大车拼”啦!几度高之后,她足的道:“智哥!你不是人!”’

  “我是鬼?”“才不是哩!你是神!永远如此强!”“只要你喜欢,我会永远足你!”

  “好智哥!”“好秀妹!”“智哥,爹准备替你炼一批御用‘龙虎丹’及‘真龙’,它们是皇帝的专用品,爹说你该好好保养身子哩!”

  “真的呀?爹哪来配方呢?”“爹常入大内御膳房尝山珍海味,顺手赴御医房拿了配方。”“爹这么会享受呀!”“是的!他最喜欢刺及享受啦!”

  “爹真是不虚此生,我该跟去瞧瞧!”“不行!“为什么?”“你这么帅,不知会带多少美女回来哩!”“哇!你太抬举自己的老公了吧?”

  “才不哩,武林二大美女神萧仙子及飞燕以前不知有几千人在追求,如今却全都投入你的怀中啦!”

  “凑巧而已!”“你太不平凡了,我不要太多的女人在你的身旁。”

  “吃醋啦?”“对啦!你不准入宫。”“好!好!我永远陪着你。”

  “这才像话!”“好凶喔!”

  “才不哩!人家只坚持此事,其余之事全都依你!”“哇!你管我一项,枝叶她们八人如果各管我一项,我就没搞头啦!”

  “讨厌!她们疼你的,怎会舍得管你呢?”“若真如此!你最爱我啦!”

  “我不敢如此说!不过,我实在由衷的爱你!”

  童智立即深深的吻上她。她的心儿一儿不由一摇。

  “啊!它…它又站起来了!”“是你惹的祸,怎么办?”

  “饶了人家嘛!人家下回加倍努力陪你,好不好嘛?”

  “行!不过,得先亲一个!”她立即欣然送上香吻。两人绵良久,方始净身歇息。

  翌—大早,童智便陪着几位岳父来到淮河畔,立见县太爷率一百余人来,双方立即客气的招呼着。这些人皆是凤城有头有脸的人及保正,他们已经知道童智的神勇及财力雄厚,因此,他们纷纷巴结着童智。

  良久之后,甄贤道:“童公子发誓愿全力支持筑堤工作,这是关系十万余名县民之身家性命,祈大家鼎力支持。”众人立即纷纷表示要全力支持。童智拱手道:“谢谢!出力之人一律可领工资。”

  众人立即婉辞工资。甄贤道:“目前各家店面皆尚未扩大经营,大众正好有空出力,自下午起,希望大家全力支持筑堤。”

  “是!”“骆大人昨指示咱们先动工,他会催上面早同意此事,所以,大家放心的出力干活,越早完工,大家越安全!”

  “是!”“大家快分头进行吧!”众人立即应是离去。白天台取出图纸,便仔细的解说及分配工作。

  甄贤和捕头项天、师爷徐风和在了解之后,他们立即召来差爷们分配工作,让他们指挥城民干活。

  不出半个时辰,便有四千余人先行挑箕荷锄而来,妇人及孩童们更是送来茶水,差爷们立即分配着。

  不久,一百余部车已经运来土石。城民们亦各备工具前来加入工作啦!

  童智及白天台诸人更是运用功力开始奠基沉下木石。响午时分,至少有五万人投入工作,饭菜亦纷纷送来。

  众人稍歇之后.立即用膳。膳后,八百名叫化前来投入奠基工作啦!黄昏时分,又有一千余名江湖人物来效劳啦!众志成城,众人不由士气大振。

  膳后,石再世及申正义召来三位中年叫化,立即将数千万两银票托他们送至各地,他们便小心的离去。

  童智返庄之后,便津津有味的向娇们叙述施工情形。

  戌初时分,他方始和自蛲枝返虏。

  白蛲枝立即哺婴道:“智哥!去陪陪珍妹或燕妹吧!”“不急!先让她们适应环境,好可爱的川儿喔!”

  他立即轻抚爱子之平平颊。不久,婴儿一睡,玉环立即入内抱走他。

  白蛲枝投入童智的怀内道:“智哥!你真令人敬佩!河堤一完工,咱们不知可以救多少人,积多少功德呀!”

  “是的!我一定要完成它。”“想不到会有那么多的江湖人物来赶工哩!”“这是你舍身忍辱除魔之回报呀!”“是的!但愿能尽早完工。”

  “爹原本估计每天动员二万人工作,可以在明年三月初完工.如今增加如此多人,甚有希望在年底完工哩!”“是呀!我希望大家可以在堤上赏年景。”

  “太好啦!”两人边聊边爱抚,不久,便上榻恩爱的搏战。没多久,白蛲枝便低声道:“智哥!别笑我!我忍不住啦!”

  说着,她便剧烈的着。童智当然乐意大车拼啦!人的“响曲”立即回着。

  良久之后,她不但流汗,汁也汨汨溢出。她贪婪的、放旋下体,存心要回味以前的销魂妙感。

  没多久,她如愿以偿的呻着。童智又冲刺一阵子,方始送出“纪念品”

  “好…美!”“枝妹!你更成热!更美啦!”了些!”

  “不会啦!太美啦!”两人便热情的爱抚着。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净身及入眠。神箫仙子及石玉燕听得双颊飞红,不由想起以前的妙味。

  胡佩秀更是挟紧腿缔思着。只有甄惠瑶足的哺婴和微笑着。

  北风呼呼,似在赞美这个甜蜜的家庭哩!  WwW.lmAngxS.com 
上一章   奶 霸   下一章 ( → )
《奶 霸》是全本小说《奶 霸》中的精彩章节,流氓小说网作者松柏生提供无删版《奶 霸》全文供书友免费阅读。